第66章 (番外一)

在线书吧欢迎您!
    次日清晨九十点钟,沈奕缓缓睁开了沉重的眼睛。此刻,麻药的药性似乎已经渐渐退去,她的腹部开始有了些隐隐的酸痛。    沈奕咬牙“嘶”了一声,抬起胳膊,想掀开被子看看伤口。谁晓得,她的右手比眼皮还要重,仿佛被什么东西压着一般。    沈奕深呼一口气,试图抽动自己的胳膊。    一次、两次,没成功。    第三次,沈奕顺利抽回了自己的手。只不过与此同时,她也顺带拔|出来一个乱糟糟的脑袋。    沈奕望着男人额头上方高高翘起的头发,怔了片刻后,抿着嘴笑出了声。    “你昨晚没回家吗?”沈奕拨了两下他的呆毛:“好狼狈啊。”    “怕你醒来后找不到我。”    顾清书微微俯下身,与她额头相抵,沉声问:“没发烧。这几天伤口可能会发炎,如果身体上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沈奕眨巴了两下眼睛:“知道啦,顾医生。”    过了会儿,她见顾清书实在太紧张了,又连忙安慰一句:“我没事的。你放心,我不怕疼。”    顾清书挑了挑眉毛,面有怀疑:“真的不怕?”    “不怕不怕的!”    沈奕大大咧咧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你看,麻药已经退了,我也没觉得多疼,现在还能好好的跟你说话不是。”    麻药……    顾清书瞥了眼她的腹部后,敛下长睫,薄唇也抿成了一条直线。    按照时间推算,麻药的时间还没完全过去,因而沈奕现在觉得没多疼,不代表她待会儿也会觉得不怎么疼。    他到底该不该告诉沈奕真相?    还是说……让沈奕再开心一两个小时?    顾清书沉思片刻,选择了将事实埋藏于心底。    然而,他很快便尝到了隐瞒的苦果。    两个小时后,沈奕狠狠掐着他的手背,痛得倒吸一口凉气:“顾清书,我伤口好痛。”    顾清书心疼地拨开她嘴角的碎发,安慰道:“过会儿就不痛了。”    沈奕忍了一会儿,摇了摇脑袋:“还是好痛,而且是里面痛。顾清书,你是不是忘了把手术刀从我肚子里取出来了。”    她记得自己很久以前看过一则新闻,说医生在缝合患者的肚子时,一个没注意,将手术刀落在了患者的腹部之内。    沈奕原本只觉得这则新闻很搞笑,可直至,她才能感同身受。    肚子里藏了把手术刀,明明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好不好!    沈奕期待地望着顾清书,希望顾清书能给予自己一个否定的答案。    “我想想。”    顾清书沉默了两秒钟,低低“唔”了声:“手术刀倒是取出来了,可是……”    “可是!”沈奕瞪大了眼睛。    顾清书单手杵着下巴,薄唇微抿,一脸严肃地盯着她的眼睛:“沈奕,怎么办?我好像把手术用的镊子忘在你的肚子里了。”    沈奕:!!!    “顾清书,你技术太差劲了!”沈奕怒目圆睁,发泄着心头的不满。    顾清书浅浅勾起唇,无奈轻笑:“是是是,我技术差,我再练练。”    沈奕:QAQ    顾清书应该只是开个玩笑哄她的?    她肚子里,应该是空的……?    不得不说,对镊子的恐惧削弱了身体上的疼痛,等沈奕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有两个小时没喊过痛了。    难不成顾清书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才会故意来吓她?    沈奕渐渐恍然大悟。    为了不浪费顾清书的美意,沈奕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刻意去挑衅他,再度重复上述的那些对话。遭到顾清书接二连三的恐吓后,沈奕肚子也不疼了,头也不痛了,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沈奕和顾清书的这一通胡言乱语,她自己倒没觉得有任何不妥,可相同的话落在旁人耳朵里,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含义。    医院的小护士来查房时,每每听到两人的对话,总会羞得脸红心跳,三分钟内做完所有的工作后,立刻出门,半刻也不敢多待。    什么“你把我弄痛了”,什么“你技术不好”,什么“我再多练练”……    虎狼之词!    ……    在医院养了半个月后,沈奕顺利出院了。然而出院只代表着她已经康复,并不能代表她已经和以前一样,可以活蹦乱跳无所顾忌。    出院后的前三个月,沈奕重活干不了,轻活又有人抢着干。她完全成了一尊被人供在祠堂上的祖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上了舒适且堕落的幸福生活。    实在闲得发慌的时候,沈奕偶尔会在网站的旮旯角落里,翻一些她之前从来不感兴趣的新闻。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突然看到了关于“剖腹产”的消息。    剖腹产。    顾名思义,剖开腹部,将小娃娃从肚子里取出来。    和阑尾炎手术一样,同样要上手术台,同样要用手术刀,同样要一刀、两刀、三刀……    看到这儿,沈奕不免有些后悔。    她为什么没有早点看到剖腹产的消息,如果早点知道,她就可以让过剧情和生娃娃同时进行,省得她今后还要再遭一份罪。    不对。    沈奕甩了甩脑袋,很快清醒过来。    她提前晓得也没用啊,顾清书又不是妇产科医生!    沈奕遗憾地将手机扔到床头柜,既而趴到枕头上,重重叹了声。    “怎么了?”    顾清书阖上了手中的书本,疑惑地偏头看她。    沈奕闷闷不乐地说:“顾清书,你为什么不是妇产科医生。”    顾清书眉头蹙了蹙:“妇产科医生?”    沈奕双手撑着下巴,可怜巴巴地望向他:“如果你是妇产科医生,你就可以将小娃娃从我肚子里取出来了。”    小娃娃?    顾清书更迷惑了。    沈奕的肚子里肯定没有什么所谓的小娃娃,那她说这句话的意思是……    顾清书抱拳咳了声:“你想要个小娃娃?”    “想啊。”    沈奕此时还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不假思索地回答了顾清书的问题。    她丝毫没有发现,当顾清书得到了答案之后,无声地叹了叹,再将书本搁在一旁的床头柜上,接着关灯、拉开被子、把沈奕揽进怀里。    一气呵成。    “怎么关灯了?”    沈奕纳闷地问:“今天你要睡这么早吗?”    “唔。”    黑暗中,顾清书的嗓音藏着浓浓的沙哑:“不睡觉,先干点别的。”    “干、干什么?”    沈奕缩着脑袋,心里开始出现不祥的预感。    顾清书一把把她捞回来,将她禁锢在了身下,闷闷笑了两声。    “练练技术。”他说。    “顺便……再生个小娃娃。”    恬不知耻!

写私信

评论一下穿成假千金后我亲爸暴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