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完结

在线书吧欢迎您!
    叶皖跟王成济打了个招呼, 便请了三天假没去事务所。    当等到周四早晨他回去上班的时候, 事务所里所有人都发现时隔三天出现的叶皖照常还是一身休闲西装, 整个人精神利落的模样,但是......手上竟然意外的拎着一袋子糖, 糖?    “叶子。”正巧王成济在大厅追着宋阳舒要报表, 俩人见到有些愣:“你咋带着糖?”    “这个啊。”叶皖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一大袋子糖, 顿了一下坦荡荡的说着:“给你们吃的。”    ......一向忙起来连中午饭都懒得吃的叶皖居然在请了三天假后会给他们带糖吃?妈呀, 他这三天难不成是去哪儿改造了么?王成济和宋阳舒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觑了一眼, 傻傻的问:“你为什么给我们带趟?”    “哦,我去了趟法国。”叶皖无辜的指了指这一袋子看着包装就很华贵的糖:“听说这糖挺好吃的。”    “你, 你去了趟法国?”王成济吓了一跳, 傻傻的问:“你去法国干啥啊?”    一屋子人都看着叶皖直白的语出惊人:“领证去了。”    正在疯狂赶报表的宋阳舒听到这话猛的把口中的水喷了出来,寂静的办公室里顿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其中还夹杂着一派吃瓜群众惊讶的七嘴八舌:“啥玩意儿?你说你干啥去了?”    “领证?你领什么证?”    “这个......”叶皖抿唇笑了笑:“结婚证。”    众人:“......”    “还有这个。”叶皖在死寂中指了指手中的糖, 强调道:“其实是喜糖。”    其实叶皖一向是低调的很, 跟许程溪一时头脑发热飞去法国领了个证也没想到那么多细节,更没想到领证结婚了该给同事们发喜糖什么的, 这都是临上班之前许程溪提醒他的——    “你以为我在法国的糖白买的啊。”许程溪送他上班下车之前揉了一把他的头发,闲适的笑了笑:“乖, 别忘给你们同事, 就说是从法国特意带回来的喜糖就行。”    于是叶皖就按照许程溪教给他的话如实说了......之后这些人的反应, 其实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卧槽?!”王成济吓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一个箭步冲过来握着叶皖的肩膀就疯狂摇晃着问道:“你说什么?你结婚了?卧槽你小子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啊?怎么可能比老子这个已经订婚的人速度还快!!!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悄悄脱离单身狗的行列的?”    “就是就是!!”其他同事也被这爆炸性的消息惊到了,齐刷刷的跟着义愤填膺:“老叶, 你不厚道啊!偷摸的也不把嫂子给我们介绍一下就领证了?!”    “就是,亏我一直以为你没女朋友,之前还想给你介绍对象来着......”    “那个,谢谢各位的美意。”叶皖被这一瞬间的闹哄哄弄的脑子都快吵炸了,连忙忍无可忍的打断他们的嚷嚷,无情的说:“工作。”    “工什么作!”王成济大刀金马的冲过去拦在想要走人的叶皖面前,逼问着:“快说,你怎么想的?”    “......我什么怎么想的。”叶皖无语:“年龄到了,结婚很奇怪么?”    这......倒是不奇怪,只是这也太太太出其不意了?!王成济跟叶皖大眼瞪小眼了半晌,才代表全体好奇心严重的事务所员工发生:“那你得把你对象,哦不,老婆,带过来给我们看看!”    说起这个,叶皖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虚——原因无他,只因为他的‘老婆’实际上是个男的啊,这要带过来......会不会吓到这些同事呢?叶皖还真有些为难,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在场唯二的宋阳舒,结果后者也是懵逼的不行了,触及到他的眼神就连忙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意思再明显不过,这事儿他帮不了。    叶皖只好转头,斟酌着开口:“这个,我试试看。”    “什么叫试试看?”王成济不满的一挑眉:“难不成你还要把你媳妇儿藏起来?我们能惦记是咋的?”    叶皖:“......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就带过来。”王成济一锤定音:“做哥的,必须得请吃个饭才行。”    “呃。”叶皖见到王成济这副模样,不由得隐晦的提醒他一下:“其实你见过。”    之前他拜托王成济帮他去医院处理陈刚的事情时,他是见过许程溪的。    “见过?”王成济纳闷的挠了挠头:“在哪儿?”    “在......算了。”叶皖觉得在这儿说了王成济大概也领悟不了,只好作罢,无奈的一叹气:“我晚上叫他过来接我下班。”    “什么?”在场众人听了这话就跟集体吃了柠檬一样,纷纷抨击着他:“你居然叫你媳妇儿接你下班,你还是个男人么?!”    叶皖:“......”    算了,他权当他们又酸又嫉妒好了。    于是一整天,添行事务所的员工就都有点无心工作,一会儿往公司门口看一眼,皆是抓心挠肝翘首以盼的等着下班的时间看到叶皖的‘老婆’过来接他——也不能怪这一群吃瓜群众没正事儿,他们也是实在太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收了他们公司叶皖这朵‘高岭之花’。    并且在叶皖回国后没几个月就能跟他‘闪婚’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全场唯一知道‘内情’的宋阳舒,此刻看着周围同事单纯的傻白甜模样,内心可以说是焦灼的。他忍不住寻了个空当把叶皖堵在两个人时常‘幽会’的茶水间,肝胆欲裂的问:“卧槽,你咋就这么快跟许医生领证了,也太神速了?!”    他在叶皖说完之后就忍不住发微信跟夷云音确认了,证实无误这俩人就是领证甚至许程溪也在医院发起了喜糖后,三观就忍不住受到了一阵冲击——是谁说他丸哥和许医生不紧不慢能磨蹭的?    人家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他妈才确定关系多久啊居然就领证了?!简直就是吓死个人!    而叶皖面对他的瞠目欲裂,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有什么问题么?”    宋阳舒:“......”    艹,没问题,你俩牛逼行了?宋阳舒愤愤的回去了......然后静静的等待着下班时,全体人员眼珠子齐刷刷掉下来的一幕,想想就有点爽呢!    晚上五点半,事务所的人还是第一次在下班的时候对于回家没什么热忱,都正襟危坐的等待着,直到事务所的大门被一道循序渐进的敲门声敲响——    “来了!”王成济顿时一个箭步冲过去开了门,伴随着事务所众人齐刷刷的站起来的声音,他看到门外出现的人却是一愣:“许医生?”    门外站着的人并不是他们翘首以盼的叶皖的神秘老婆,而是王成济前几天还在医院看到过的医生——以许程溪这种‘出尘绝艳’的外貌,王成济还不至于这么快就把他忘了。    “许医生,您怎么来了?”王成济下意识的侧身让许程溪进来,纳闷的问:“是陈刚一家又去惹事了么?”    “不是。”许程溪淡淡的笑了笑,客气的点了点头才道:“我是来找叶皖的。”    “哦哦哦。”王成济知道他是叶皖朋友,立刻一直左边的办公室:“他换衣服呢一会儿出来,对了许医生,你咋来找他?他说今天他......”    话还没说完,叶皖就推门走出来,见到许程溪抬了下眉:“来了。”    “嗯。”许程溪走过去,在一片迷惑眼神中问叶皖:“现在走么?妈叫咱们回去吃饭。”    “好。”叶皖点了点头,把手肘的外套自然而然的递给许程溪,然后对全程迷茫的王成济打了个招呼:“王哥,我们走了。”    “哎,等会儿!”王成济懵逼之后,连忙叫住了他:“你不说你老婆来接你么?”    “是啊。”在许程溪惊诧过后饶有兴味的眼神中,叶皖大大方方的一点头,在众人日了狗了的眼神中,仿佛深藏功与名的一指许程溪:“他就是我老婆。”    “......”    “真的,我是跟他领证的。”    ......    彻底震撼了一把在座各位,叶皖和许程溪出去的时候对视一眼,就绷不住笑了——    许程溪:“所以,你是故意把我叫来吓唬他们的?”    “哪有。”叶皖无辜的眨了眨眼:“是他们非要让我老婆过来,要看看的。”    “好,老公。”许程溪从善如流的应着,张口就是令人喷饭的粗鄙之语:“今晚你还想在上面么?”    叶皖:“......”    “都自称老公了。”许程溪戏谑的对他一眨眼:“不试试在上面的感觉多可惜,别像上次一样失败了还弄我一身印子假装就行。”    ......就知道这人根本知道他的‘伪装’,他怎么这么讨厌啊?叶皖气呼呼的拍了一下许程溪的肩膀:“你烦不烦人?”    “嗯,老婆错了。”许程溪笑了笑,伸手抓住叶皖骨骼修长秀气的手,强行的跟他来了个腻歪的十指相扣,也不逗他了。    “小朋友。”夕阳西下的道路上,暖暖阳光倾泻一般的洒在许程溪身上,叶皖站在台阶上,就看到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酷似名片一样的东西别再胸前,还递给了他一个——    “我订做的。”许程溪笑道:“要不要念念看。”    叶皖微微低头,在看到那张‘名片’上的一行字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觉得自己除非是疯了,要不然是不会在大街上把这行字念出来的。但半晌后,考虑到自己老婆小孩子一样的幼稚行为,叶皖还是轻轻启唇——    “合法夫夫了解一下。”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经历了两个多月,终于打下‘全文完’这三个字啦!谢谢一路陪我走过来的小可爱,其实这篇文有许多的不足,也有许多的瑕疵,谢谢你们对我一直的包容,鼓励。    几千条评论,虽然我不会条条回复,但每一条我都有认真仔细的过,不论是批评还是表扬,都谢谢你们肯看我写出来的故事。    很多想说的其实到最后,也不过就是希望你们如果喜欢我的话,我们下篇文继续一起走好了~麻烦全订的小可爱给我打个满分好不好嘤嘤    下篇大概半个月左右就会开,两篇二选一,《在狗血文里当傻子穿书》,《反派大佬拒绝洗白穿书》都是又甜又沙雕的娱乐圈小萌文,感兴趣的收藏一下好啦~    下本《在狗血文里当傻子[穿书]》求收藏    已存档,盗梗必究    汪序真一朝穿书,穿到了男主角的傻子哥哥身上    傻子哥哥是真傻,脑子有病的那种。除了一张脸长的可爱一无是处,又傻又白又甜    父母嫌弃他是个傻子,领养了一个弟弟    从小到大偏心偏的厉害,被撵去工地的活是傻子干,钱却全都是弟弟的    汪序真用傻子的外皮看世界,突然发现了许多很有趣的东西——    例如外表嫌弃傻子的弟弟实际上是个常常给他塞糖吃的家伙    例如父母把傻子的工资全部要去答应给他买手机,却只买了个老年机    例如......他跟着父母拜访一个多年前的豪门邻居时,邻居家的儿子偷偷把汪序真蒙骗上了楼,捂着眼睛结结实实的亲了他一口——    汪序真:......    小傻子,豪门太子爷一双精致的凤眼弯了弯,暧昧的笑道:这是玩游戏呢    汪序真:......    汪序真这才知道即便是傻子,也是有人偷偷喜欢着的    只是……这人要知道他其实不是傻子该多懊悔啊    #纨绔风流影帝攻x傻白甜切开黑十八线受    #攻喜欢的不是傻子原主,这个文中会解释    #无逻辑沙雕甜文,看者慎入!    《反派大佬拒绝洗白》    唐斯潼一觉醒来,成了文中人人喊打的反派大佬——骚扰明星,吃喝赌五毒俱全,基本上算是无恶不作黑历史一堆堆    可唐斯潼他,拒绝洗白,请问这反派大佬身家几百亿洗什么白?劳资装什么勤劳善良的好人?    唐斯潼果断怀揣二百亿到处潇洒,然而没一阵子,噩梦就来了——那些被原身包养过的小明星,统统找上门来了!且都是男的!    看着七个漂亮的大男孩整天纠缠着问自己‘唐总你不爱我了么?’唐斯潼简直要崩溃——他恨不得拿二百亿买个清静!    逼不得已之下,唐斯潼只好找到原身骚扰过的明星里唯一一个没来缠着他的,那个据说是高岭之花的顶流柯潇咨询一下——    【唐斯潼掏钱,非常虚心:请问我之前是哪里让你不喜欢了呢?    柯潇:问这个干嘛?    唐斯潼:我学习一下,好让其他人也不要那么喜欢我。】    【嗯?柯潇挑了下眉,半晌后才慢条斯理意味深长的说:恐怕不行    唐斯潼:???    柯潇:唐总你一向是只看不吃,其他人不用付出肉 体也能拿钱,当然缠着你】    啥?唐斯潼大惊——原身骚扰过那么多男明星,居然没睡过?!    在唐斯潼惊愕的眼神中,柯潇笑了:所以你要睡他们才行。    然后他站起身子,解衬衫扣子:我帮你练习一下。    唐斯潼:……    这他妈不是逼良为娼么?    #高冷白切黑流量攻x傻白甜无能总裁受    #本文双洁    #无逻辑沙雕慎入

写私信

评论一下在狗血文里当炮灰[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