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人面(5)

在线书吧欢迎您!
    本来清俊的人闻言, 猛然抬头,眼中的怨毒清晰可见,他死死的盯着祁易, 又看了眼左木, 似乎不能接受自己被拆穿的事实。    祁易微微垂眸,他道,“之前的规则一直都是在六个小时内寻找到鬼牌,我当时就在想, 如果六小时内全军覆没了,只剩下鬼牌……那鬼牌还需要接受惩罚吗?还是说它通过了学校的测验。”    “后来你得到了什么结论?”左木问道。    “后来我发现,没有人知道鬼牌的去向, 再结合学校本来就是鱼龙混杂的地方, 不难猜出这些鬼牌可能已经被放生了。他们可能看起来和平常人无异。”祁易道。    左木点头,他道, “的确是这个样子,我也未曾听过这件事情。更重要的是,学校从未说过如果自己杀了自己, 那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    祁易笑道, “既然不知道后果是什么,那就试试看,说不定能找到真正的生路。”    倒在地上的人全身抽搐, 他身上的鲜血仿佛活物, 朝着祁易所在的方向涌了过去,祁易却看都不看一眼,他说道, “在路过镜子的时候,我发现并没有我们。”    黑猫不知何时又窜了回来, 绕着地上的人不断的打着转,发出呜咽声。    祁易忽而眯缝了一下眼睛,思虑片刻后,他忽而低笑了一声,道,“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左木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黑猫是校长养的,有些行为举动……也很像校长啊。”祁易抱臂靠在一旁,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急,开口道,“估计从未有人会杀‘自己’。”    只要不是疯了,谁敢在自己身上做实验,去试探卡牌规则。    那人的血从祁易的鞋边绕了过去,反倒是猫毛上沾了几缕,这只黑猫全身毛都炸开了,发出尖锐的嚎叫声,隐隐带着点校长之前哀嚎的模样。    连声音都很像,果然是物似主人型。    【叮咚!】    【系统警告:玩家使用恶劣手段破坏游戏公平性。】    【系统警告:游戏NPC遭遇虐杀】    【系统警告:玩家祁易,左木,已多次触犯卡牌世界规则】    【系统提示:本轮游戏结束,玩家祁易,左木,请接受处罚】    一系列的系统音之后,祁易转头看了眼左木,道,“赌赢了。”    左木却道,“还没有结束。”    ******    祁易坐在床上,捂住了还在发疼的额头,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把锋利的军刀。    左木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笑眯眯的等着他醒过来,祁易愣怔了一下,迷糊了三秒后才道,“结束了?”    “结束了。”    祁易转头看了眼四周,发现这并不是学校,而是他们之前在的那栋别墅里。    “这是……”祁易有些茫然,“现实中的我?”    “对,现实中的你。”左木的模样比照片里更加好看,他只是简单的坐在那里,都让人感觉到一种气场。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左木忽然问道。    “坏的。”祁易总是喜欢把好的留到最后。    “边阳和校长做了交易,他们正在继续我们之前的老路。”左木摊开手,无奈道,“我提醒过他了,但是没办法。”    “好消息呢?”祁易问道。    “我们正式离开了卡牌世界,我去找了校长,你猜这学校是什么?”左木微微侧头,认真的看着祁易,越看越喜欢。    祁易微微皱眉,道,“洗清罪恶的地方?”    “你说的那是死刑场。”左木开口道,“这所学校本来的意义在于惩戒,有些该死的人,却无耻的活着,便会被黑猫引入这里,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但是同样,有些人……比如你和我,都有着所求的东西。”    “惩戒,和交换。”祁易看了眼自己的掌心,忽而转头看向了左木,道,“卡牌呢?”    “在你杀死那个人之后,我们的卡牌就变成了空白卡牌,可以直接毕业了。”左木笑了一声,道,“你睡了整整三天,如果再不起来,我想我又得找校长一次了。”    祁易垂眸思考着这个问题。    左木却从手旁的文件下抽出了一张纸,递给了祁易,道,“恭喜你,又创下了历史新低度,六门功课总分七百五,你考了一百三十五……”    祁易:……    他一点都不想看到成绩单。    左木却继续开口道,“校长说了,过两天就考试了,完成了考试,他就把毕业证给我们,我们与学校之间的关系才会真正的结束了。”    祁易微微抿唇,他点头道,“行。”    “对了……”祁易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抬头看向左木,开口问道,“你还没告诉我,我在现实生活中对你做了什么?”    左木转过头没有说话。    而就在三天后,祁易才从电脑上了解到了一件事情,一条巨大的红色话题楼出现在了热搜头条上。    #惊!那个绿了左氏集团大少爷的人,竟然又出现在了左大少爷的别墅里,两人竟然再次同居!#    祁易往底下翻看了一些,差不多理清思路了。    他是左氏集团聘用的高级总裁,和左木一见钟情,两人在一起后,由于工作问题,祁易经常和另外一个人一起谈生意,惹得左木醋劲大发,后来阴差阳错之下,无意中看到了那人发信息给祁易,说,“晚上酒店见。”    这条信息发的不及时,正好处于两人的冰冻期,加上媒体煽风点火,祁易疲于生意,又得安抚左木,一时间又累又烦躁,两人最后还是分了手。    可是祸不单行,祁易这边刚刚说了分手,媒体那边似乎得到了很多爆料,将左氏集团的内部全部曝光的干干净净。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祁易在酒会喝醉后,将绯闻对象当成了左木,最后虽然认清楚了,没出事情,却被媒体拍了一通。    左木在赶往新闻发布会的路上出了车祸。    祁易看着这些介绍,深深的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眼左木,他道,“就这事情……至于这么折腾吗?”    左木不情愿道,“有的媒体并没有爆出来,我曾经去找过那个人……但是当时你和他在一起,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说你身体不舒服,要休息。”    祁易:……    左木皱起了眉头,撇开眼神道,“我可以接受你的解释,但是我无法忍受欺骗。”    祁易:……    他停顿了一下,问道,“抱歉,我不记得那件事情了。”    左木摇头,脸色难看道,“这不关你的事情,我一直以为你背叛了我,你劈腿了,可是后来我才知道那孙子为了离间我们,找了个侧脸和你很像的人,故意在那里摆了我一道。那天你的确在家休息,而跟着孙子吃饭的另有其人。”    简而言之就是,他们两个都被人摆了一道。    祁易眯缝了一下眼睛,开口问道,“这人呢?”    左木冷笑了一声,道,“我能放过他?现实世界规矩太多了,所以我把他引到了学校,送他归西。”    这做事的风格,的确很像左木,准确的说左木做事情一向都很稳,除了面对祁易的事情,他极其容易失控。    祁易叹了口气,道,“问了简修文了吗?他……从头开始?”    “问了,我的车祸属于意外,但是边阳和简修文的并不是,边阳本名齐阳,他的车祸是简修文一手策划的,我去搜集了一下关于边阳和慕沉的信息,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什么?”祁易开口问道。    “简修文在让人开车撞死边阳后,又收拾了齐家的几个人,然后抱着边阳的骨灰消失了。”左木微微抿唇,他道,“这是上次我回到现实生活查出来的东西。可是这次查询结果却不一样……这次说是边阳本来要被撞了,简修文良心发现,上前将他推开,可是自己却死了。”    不管是哪种说法,反正这两个人就是不得圆满。    祁易皱起了眉头,他想了想,道,“简修文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嗯,和当初的你一样,从头开始。但是奇怪的是,他不肯跟任何人住一个宿舍,自己独自住了一个宿舍,每天都睡上铺,可还是把下铺也弄得干干净净,似乎是在等什么人回来,可是他自己也说不上来自己在等谁。”左木说道。    祁易的心口微微酸疼。    他知道简修文在等谁,简修文在等他。    “我们再也不会进入卡牌世界了,对吗?”祁易开口问道。    左木点点头,他低头吻在了祁易的唇角,哑声说道,“是,再也不会了。”    祁易被左木压着,他转头看了眼窗外,忽而瞳孔骤然紧缩,他看到对面的楼顶站着一个人……不,不是人,是一堆的影子。    “别看,跟你没关系了,祁哥。”左木重重的吻在了祁易的薄唇上,微微啃咬,让祁易说不出来半句话,他身侧的保险柜里躺着一个木头盒子。    里面放满了各种卡牌。    全部都是A和K。

写私信

评论一下在逃生游戏里被碰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