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chapter 27 (19)

在线书吧欢迎您!
    乘上薄暮轻告诉她的大巴,前往她所在的游乐场。    大巴上很热闹,人声嘈杂,充满着生活气息。叶之桃已经很久没有在人群中这么坦然地做自己了在电话里和薄暮轻低声交流时,语气都是止不住的欢快。    薄暮轻见她开心,就问她:“你喜欢这里,如果某一天你想息影了,我们可以考虑搬过来住。”    叶之桃开口就说“好”,但她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万一哪天,我红遍全球了呢。大家都认识我,那就很难办了。”    “也是,我们桃桃可是要拿国际影后的。”    她倒是认真去想之后的生活:“这样也很好啊,这样走到哪里,都有人热情的招待你。”    大巴到站,叶之桃在一个广场旁边下了车。广场很热闹,有不少歌手在唱歌。叶之桃特别喜欢这种氛围,和薄暮轻夸了两句。    她不经意地朝广场上瞥了一眼,发现有人正怀抱着吉他求婚。叶之桃和薄暮轻说道:“我看到有人在求婚!”    薄暮轻问她:“那你喜欢这样的求婚嘛?”    叶之桃回答:“挺浪漫的,不错不错。不过你问这个干嘛,你要和我求婚哦?”    薄暮轻笑笑:“没有,就是做个参考啊。毕竟已经结婚好几年,总得考虑举办婚礼的事情,不然奶奶她们又要觉得我委屈你了。”    叶之桃买了张游乐场的票,走了进去:“那到底是奶奶觉得你委屈我,还是你觉得委屈我?”    薄暮轻说道:“都有,但更重要的是,我想给你一个婚礼了。”    叶之桃脸色微红:“你怎么在电话里说这个,这种事不应该当着面说吗?你人在哪里,我怎么没找到你。”    薄暮轻给了她提示:“你看到左边那个最高的钟塔了吗?前面有个看台,你走上来。”    叶之桃不满道:“还要我上来,你都不会下来接我的吗?”    说归说,叶之桃还是走了上去。    叶之桃沿着路标,慢慢走到了看台最高处,她搜寻了一圈,仍旧没有看到薄暮轻的身影:“你到底在哪?再不出来,我就不找了。”    她感觉她这一天过的,就好像是一个寻妻记。    就在这时,薄暮轻让她往下看。叶之桃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不远处游乐园的空地上,摆着一排积木。一个孩子抬头看了叶之桃一眼,突然蹲下来伸出手,那些积木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往下倒。    在一分钟的时间里,赫然出现所有叶之桃参演过的单人角色。叶之桃赫然就被这张硕大的海报给惊艳到了,她惊喜地问薄暮轻:“所以你今天要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    薄暮轻说道:“朝天上看。”    就在薄暮轻说完这句话后,一群无人机从地面上飞起,朝着叶之桃的方向飞来。    叶之桃看着前面飞来的一排无人机,在她面前各自吐出一张彩色的卡纸。卡纸随着无人机连成一片,最终汇成了一句话:“WILL YOU MARRY ME ”    叶之桃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愣住了。    薄暮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桃桃,我由衷的希望,你人生的画卷以后会更丰富多彩。当然,也渴望这副画卷里有我。”    “桃桃,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叶之桃猛地转过身,薄暮轻站在她身后,微笑着看她。    就过去这么多年一样。    她难过的时候,她无助的时候,她努力的时候,她成功的时候,薄暮轻总是在她身后。    而现在,她们将并肩一起,面对新的未来——    “我愿意。”    章节目录 番外    时间过得很快, 一瞬间,和薄暮轻公开结婚,已经是第三年了。    有片方十分应景地给叶之桃发来了一部名为《三年之庠》的剧本, 剧本讲述一对小夫妻婚后三年的故事,影片定位是合家欢的恋爱喜剧片,给叶之桃的角色是女一。    叶之桃本来不喜欢这个片名和题材, 打算随便看几眼就推掉, 没想到看过后,发现剧本意外的还不错。马伯乐也强力推荐她参演, 并且给她摆了五条论据:    一是剧组团队实力强劲;二是剧本身是热门婚恋小说改编、有相当读者基础, 可以充分拓宽她的粉丝受众;三是爱情喜剧片拍起来轻松,可以调剂下心情, 四是给钱多。    当然叶之桃是被第四条打动的。    只是要演别人的老婆,她还是要征询一下正牌配偶薄暮轻的意见。    “我去演一部婚恋爱情片怎么样。”    在某个共同迎来的清晨, 叶之桃趴在薄暮轻的胸口这么问了。    “你喜欢就行。”    薄暮轻摸了摸她的头发, 不过很快,就有了另外一个问题。    “有什么特别的戏份吗?”    薄暮轻在乎的点一直都是那一个,不过她不在说出口, 但是会暗自在意。    叶之桃摇头:“要公映的商业片, 不可能的。”    她已经猜到下一句是什么,又补充道:“吻戏有三场,数量相对不是很多。”    薄暮轻“嗯”了一声。    然后又说:“那还和以前一样, 六次。”    叶之桃:“……”    薄暮轻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定下这样不成文的规矩, 剧里的吻x戏要加倍折算成不可描述还给她, 叶之桃含泪控诉薄暮轻商人本质的同时, 也只能接受自己暂无反攻之日的事实了。    “这个不重要,”已经躺平多年, 叶之桃决定跳过这个话题,扭了个身很认真地看着对方,“讲真的,你不觉得这个片名,寓意不太好吗?也不是我迷信什么的,我们刚好公开三年诶,看着总觉得怪怪的。”    薄暮轻笑着,亲了亲叶之桃的额头:“桃桃,我们不会'痒'的。桃桃如果怕痒,我很乐意给你挠挠。”    薄暮轻说挠就开始挠,两人闹了一会儿,叶之桃心想,都三年了还这么精力旺盛,担心片名寓意不好的她才是真的多虑了。    总之,签过合同之后没过多久,叶之桃就进组了。拍了大概二十天,剧情进展到女主捉到有野女人勾引男主的证据,于是暗谋捉奸的时候,叶之桃突然发现,可能她并没有多虑。    薄暮轻已经三天没和她通过电话了。    微信消息回得也很慢,回信时间平均都在三小时以上,回得内容也很匆忙简短,很多回复很明显是语音转文字,看起来着实有点敷衍。    虽然知道薄暮轻是在西北某个景区小镇考察新的项目,信号可能不好,但总不至于连电话都不能打。以前每次叶之桃进组,薄暮轻每天一个电话,风雨无阻,这么一对比,现在就更可疑了。    叶之桃自知自己是演戏代入感极强的人,担心自己是因为入戏太深过于敏感,决定找一个旁观者帮她理理清楚,想了半天,拨给了小蓝。她倒不是怀疑薄暮轻出轨,但她担心薄暮轻和她的感情变淡。    婚姻向来都有这个问题,感情由浓转薄,然后转为亲情,由孩子和责任感维持婚姻。    只是叶之桃一直觉得,这个日子还很远,突然一下有了迹象,她就有些受不了了。    小蓝离开了她的工作室自己创业去了,但两人还是经常聊天,尤其是在吃瓜上,小蓝工作忙,绝对不落后。    只是这个问题,叶之桃有些难以开口。    “小蓝啊,我有一个朋友……”    “你这个朋友,就是你自己。”    一开口就被小蓝戳破了谎言,叶之桃有些尴尬,不过她好歹是拿过影后的人,继续面不改色,“不是我啊,是我大学朋友,人家是直女。我这个朋友和她老公最近有一点问题跑来和我诉苦,我想我也不懂夫妻相处啊,就帮她咨询一下你了。”    小蓝最近在研究星座占卜,和她的婚礼策划工作室结合起来,搞得红红火火。听叶之桃一番隐去了部分细节的描述后,小蓝一拍桌子,斩钉截铁地说:    “不用怀疑,这个男的八成是出轨了。”    “……”叶之桃说,“绝对不可能是出轨,我敢保证,只是婚姻除了出轨,还有很多别的问题啊。”    小蓝说:“不是,我给你说啊之桃,你说的你朋友和她老公,他们两个人都经常出差,这个前提就很有问题啊!男的有钱,智商又高,这就更危险了,偷吃完一点证据都不会留的。让你朋友快装监控取证,离婚还能分多点钱。”    叶之桃:“……”    小蓝看星座,八成就是大忽悠。    叶之桃嗯嗯地应着,实则没有听进去,薄暮轻又不是某些下x半X身控制上半身的男人,这点上是无需怀疑的。    只是小蓝的下一句,好像有点戳中了叶之桃的软肋。    小蓝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说:“不过你要说,你朋友是感情一直很好,只是最近出差了才开始异常,那倒还有一种可能。”    叶之桃问:“什么可能?”    小蓝说:“旧情复燃啊!我见得多了,一直恩恩爱爱的,男的参加完同学聚会就开始心怀鬼胎。你问问你朋友,她老公最近对她态度有没很敷衍。”    叶之桃不信:“是出差了,不是同学聚会啊。敷衍什么的,好像也还好……”    “他乡遇故知行不行?”小蓝说,“你朋友有没有告诉你,她老公有几任前女友,初恋在哪里?”    “……”    叶之桃愣住了。    她还真不知道薄暮轻的情史。    按理说结婚三年,两人之间,应该把各自的底儿都掀干净了才对。叶之桃这边的确如此,但薄暮轻却不是,她们在一起时的对话过于日常和温馨,无人提起会引起不愉快的话题。也因此,薄暮轻以前交往过几任,是男是女,分手原因等等,作为现任妻子的叶之桃一无所知。    挂了电话,叶之桃在剧组安排的酒店里走来走去,小蓝那句像是危言耸听的话,她越想越觉得有点道理。    她真的对薄暮轻过去的情史一无所知。    今天的薄暮轻也是直到晚上才给她发消息。叶之桃满脑子纠结着前任的话题,随意聊了两句有的没的,就直奔主题。    叶之桃在输入框里打了删删了打:“暮轻,我问你一件事喔。”    薄暮轻依旧是过了几分钟才回复:“什么事?”    “在我之前,你有别的喜欢过的人吗?”    这次对面隔了更久才回答,只有一个字:    “有。”    明明知道人人都有过去,然而叶之桃的心还是一下子沉下去。    看!她就知道有!薄暮轻藏着掖着这么多年,她不问还真就不说了!    她刚想装作不在意地追问,薄暮轻的下一句来了。    “是你妈妈,你也知道的,桃桃。我们家都是顾青曼的影迷。”    叶之桃:“……”    搬出她妈妈做障眼法,这不就更可疑了吗!    叶之桃的演技也绷不住了,无心聊天的她随便聊了两句就打算说晚安了,对方好像也并没察觉她的异样,道了晚安后就消失了,这让叶之桃更加焦虑了。    敷衍、掩饰、隐瞒情史……    也许是入戏之后女主上身,叶之桃一晚上没有睡好,她充分回忆起了自己编剧出身的超强臆想能力,漫长的夜晚,足以让她在脑海里构造出一个假想情敌。    像大部分少女一样,薄暮轻的初恋大概发生在学生时代,能被薄暮轻喜欢上的女孩子,一定也是个厉害的人物?也许是年级第一、学生会长之类的风云人物,拥有大长腿波浪卷,又清纯又魅惑外表的学姐,两个人来了一场难忘的校园恋爱,然后因为高考天各一方自然分手,时隔多年后,在xx景区偶然重逢……    东方的天空刚刚放亮,一宿没睡的叶之桃已经在脑内为薄暮轻编排出了一出精彩的初恋故事。上午的拍摄是强打精神完成的,拍做饭戏的时候还险些切到手指,结束拍摄后,叶之桃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她按着发疼的太阳穴问助理:    “我的下一场戏在什么时候?”    助理答得飞快:“A组的戏跑完了,B组要等两天。”    叶之桃去请了假,订了一张飞机票。再不去见薄暮轻,她的脑洞真的就要开出天际了。    ***    叶之桃的探亲路并不顺利,因为她根本不清楚薄暮轻下榻的具体地点,并且没有告诉薄暮轻要去那里。她尝试去薄暮轻公司旗下的酒店,结果自然是扑了个空,于是她又打电话给了薄暮轻的助理,助理也含糊其辞,一会儿说薄暮轻在办公室,一会儿说薄暮轻去到景点考察,总而言之就是在糊弄她,演技拙劣到她都懒得拆穿。    总不可能去问薄暮轻本人?    一筹莫展之际,还是得靠小蓝。    小蓝一听说叶之桃的“朋友”已经上路了,兴奋到丢下手头的外卖来给她出谋划策:“都是iphone吗?应该登过对方的id的?”    叶之桃想了想说:“是的。”    小蓝说:“用‘查找我的iPhone’,可以定位同id的设备。这招我姐妹用过,特好使,你让她试试看。”    叶之桃说了声“好”就挂了电话。薄暮轻的id买了很多非常实用的app,她经常借来下载,熟练地登上去之后,按小蓝说的操作,她有些紧张地攥着手机,屏幕显示出一个正在搜索的小雷达,转了几分钟才出结果。    叶之桃更紧张了。她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两下,才睁眼看向屏幕。结果显示有一个设备,在距离她20公里左右的地方。    这应该就是薄暮轻的手机了。    会是在什么酒店之类的地方吗……?    把定位放大再放大,在看清精准定位到的建筑物后,叶之桃呆住了。    薄暮轻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宾馆或是酒店,而是医院。    定位到的这家医院是X市最大的私立医院,叶之桃带着帽子口罩,进到门口的时候差点被保安大爷拦下来,无奈摘了口罩才放行。    叶之桃把帽子也脱了,走向前台:“你好,请问306号病房怎么走?”    前台的护士忙着活,头也不抬:“你是病人家属吗?麻烦登记一下。”    在打车来医院的路上,叶之桃又给薄暮轻助理打了个电话,小助理见瞒不住了才告诉她薄暮轻生病住院了,给她说了房间号和地址,叶之桃心急如焚,匆匆道了谢就挂了,挂完才想起来,对方没和她说薄暮轻到底生了什么病。    叶之桃在登记条上勾了“配偶”那栏,递回过去,前台这才一脸惊讶地抬起头,捂住嘴指着她:“你,你是……”    叶之桃把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小声问道:“能帮我看看她的住院原因吗?她瞒着我,我今天才知道。”    护士自然是不肯的。    叶之桃只有磨蹭着,站在前台偷瞄,大概是折腾了太久头昏眼花,一眼竟然瞄到了癌症。    叶之桃的脸色一瞬间煞白。    “癌症??”    前台愣了,再看到叶之桃一脸惨白,连忙把她扶住,让她坐下来,又给她倒了一杯水。    “你——你告诉我,是癌症吗?她一直胃不好——”    “什么癌症啊。”前台哭笑不得,“您妻子是急性阑尾炎手术住院。”    叶之桃:“……”    她觉得自己真要冷静一会儿。    关心则乱,她真的乱成了一堆线团。    叶之桃坐了一会儿,喝了几口水,心里又开始浮起一堆问题。    一个阑尾炎而已,至于瞒着她吗,连电话都不打一个?    难道还有什么事?    这个问题,在叶之桃敲开薄暮轻的病房后,才有了答案。    “桃桃,你怎么来了?”    薄暮轻穿着病号服,短短二十天不见就瘦了一大圈,看得叶之桃心疼不已。她的声音哑得不行,鼻音也很重,听上去像是重感冒一周还不见好转的样子。    “病人术后有些感染,最近两天感冒高烧,所以需要再观察几天才能出院。”    主治医生跟在她后边一起进来,推了推眼镜交代了情况就自觉离开了。    薄暮轻拉着她坐到床边,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声音因为扁桃腺发炎而变得嘶哑:“声音,听上去很严重,其实并没有。”    是因为这个才不给她打电话的吗?    叶之桃听得心里泛酸,把门关上就冲过去抱住了对方。    “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心地避开对方右下腹的伤口,叶之桃埋首于薄暮轻的肩膀上,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薄暮轻说:“小手术而已,不想影响你拍戏。倒是你,怎么找到这的?我交代过她们不要和你说。”    薄暮轻的手抚上她的背,是久违的温度和气息,夹杂了一些消毒水的味道,很好闻,很温柔,温柔到叶之桃有点想哭。    叶之桃说:“我是你妻子啊,心灵伴侣靠心灵感应就能找到你的。”    虽然和事实有出入,不过她的担心依然不是多余的,要不是薄暮轻神神秘秘的,她至于在那瞎想吗?想到这,叶之桃又有点生气了。    “你和她们说都不和我说,下次再这样我真的会生气的。”    薄暮轻抱着她的手微微一紧,想要说些什么,被叶之桃用嘴巴堵住了。    “桃桃,感冒会传染——”    “你闭嘴。”    这是非常有力道的一个亲吻,叶之桃仗着薄暮轻现在没有还手之力,用力亲了薄暮轻好久才松开,看到对方刚才有些苍白的唇被吸出了一点血色,满意地笑了。    “小小的惩罚。”    薄暮轻笑道:“这叫趁人之危。”    因为感冒低烧,薄暮轻本来就有些鼻塞,再加上体虚,叶之桃刚刚那个蛮不讲理的吻结束后,薄暮轻素来波澜不惊的脸色泛起红晕,靠在床上轻轻喘气,深黑的瞳仁也泛起水光。    这样娇弱的薄暮轻,让叶之桃移不开眼。    不过现在并不是时候,叶之桃赶紧挪开了视线。    “暮轻,想吃什么?我明天给你做。”    薄暮轻有些意外:“你不用拍戏吗?”    叶之桃说:“我的下一场戏在两天后。A组的都拍完了,B组的要等两天,我看看能不能再挤点时间。”    薄暮轻自然是不愿的,只是她的反对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已经没有往常的威力了,叶之桃和马伯乐待久了,摆事实讲道理的能力增进不少,一来二去薄暮轻也只能被动接受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护工敲开门,送来了今天的晚餐。叶之桃打开看了下,虽然是粥,但里面的内容还挺丰富的,用了易于消化又营养的食材,看来护工很上心。    “桃桃,我自己来。”    薄暮轻想自己伸手去拿,叶之桃已经舀起一勺,确认温度合适后凑到她嘴边了。    “啊——”    她像哄小孩子一般地示意薄暮轻张嘴。    薄暮轻:“……”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薄暮轻还是乖乖地张嘴吃下了第一勺粥。    叶之桃问:“好吃吗?”    薄暮轻又吃了两口,说:“好吃。总觉得比前几天的味道都好了一些。”    叶之桃心疼,说:“那你多吃点啊。”    自从生病之后,薄暮轻的精神状态事实上很不好,每天只有一小段时间可以工作,没多久就犯困了,食欲也很低下,送来的三餐其实不错,但她每天勉强吃不了多少,就都送回去了。    这几天她肉眼可见地瘦下去,还在想回家了要如何给叶之桃解释,没想到对方抢先识破了自己的隐瞒。    “真乖。”    卸下了平日的气场和强势,病弱的薄暮轻就像个乖宝宝,不哭不闹也不反抗,乖乖地坐在床上,就着叶之桃的手小口地喝粥,简直让她的心都要化了。    “话说回来,怎么会来这边考察项目?我记得你们公司没有开发景点的业务。”    薄暮轻咽下最后一口粥:“之前没有,现在有往旅游业发展的计划。”    叶之桃“噢”了一声,说道:“所谓的多点开花,对吗?那也可以考虑一下别的行业呀。”    薄暮轻吃完饭后恢复了一些体力,打趣道:“别的行业,比如卖空调吗?”    叶之桃:“……”    多久之前的事情了,这人怎么还这么记仇!    “不和你说了,你快给我坐好吃药。不准抬杠,也不准不吃药。”    叶之桃像幼儿园老师一样,把空的保温盒收拾到一边,转身给薄暮轻掖好被角,塞过去两片药和一杯温水,装腔作势地鼓起自己不存在的二头肌:“现在你可压不过我。”    薄暮轻拉过她的手,在她手心里写着什么,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道:    “过几天就不一定了。”    察觉到薄暮轻写的是什么后,小黄桃“唰”地一下,变成了一颗小红桃。    薄暮轻写的是个“六”——叶之桃因为拍这个电影,而欠下的次数。    就算是生病的薄暮轻,也有办法轻易压制她呀。    叶之桃晚上并没有离开,薄暮轻的病房里还有一张床,她晚上就在这里休息。    第二天一早,叶之桃从旁边的陪护床上醒来时,看到薄暮轻已经洗漱完毕在桌前开始工作了。气色看上去比昨天好了很多,除了身上的病号服依旧显示出她此刻还病着,从外表几乎看不出来生病的痕迹。    “不再多睡一会儿吗?”    薄暮轻的声音还是有些喑哑,但比昨天好太多了。    “不睡了。”    叶之桃翻身起床,穿上鞋跑过去摸薄暮轻的额头:“烧退了?感觉好点了吗?伤口呢,还疼吗?”    薄暮轻应道:“都好多了。”    “肯定是我起作用了,你还不让我来,早告诉我多好啊。”    叶之桃很得意,抱着薄暮轻又蹭了一会儿,哼着歌就扭到洗手间准备洗漱了。洗手池的水刚打开一秒,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咚咚咚”折返回来,说要问薄暮轻一个问题。    薄暮轻放下笔:“问我的情史?”    叶之桃震惊了:“你,你怎么知道?”    薄暮轻晃了晃手机:“小蓝和我说的。她昨天一晚上联系不上你,早上问我知不知道你去哪了。”    叶之桃;“??”    薄暮轻说:“然后我们聊了一回儿,小蓝就说,你给她说有个朋友婚姻出状况了,那个朋友打算去抓奸,担心你去在人家两口子的事里掺一脚,然后劝劝你,我就好奇你有什么朋友婚姻,结果一问——”    她故意看了叶之桃一眼;“我怎么觉得,你的朋友,那么熟悉呢。”    “……”    叶之桃讪讪笑了一下:“编剧嘛,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叶之桃就闭嘴了。    犯了错的人,没资格问问题。    她打算回去刷牙洗脸,薄暮轻却叫住她。    “你不想知道我的情史?”    叶之桃连忙竖起耳朵,但她表面上还要装作不在意:“嗐,谁没个过去呢。”    “桃桃,我的情史里,只有你一个人。”    叶之桃猛地转过头。    她看到薄暮轻眼里盛满的温柔——    “不仅是这过去的三十一年,婚后的这三年,在未来,更多的三年,十三年,三十年,直到最后……”    “——也都只有你一个人。”    章节目录 番外2    作为一部小成本恋爱喜剧片, 《三年之庠》的拍摄持续了三个月便结束了,在六月的盛夏迎来了杀青。    最后几场戏是在剧中的男主老家补拍的,杀青宴便定在了这个城乡结合部的某个农庄。剧组包了场, 一群演职员在院子里烧烤唱K,叶之桃等人则在包厢里头吃饭喝酒。    叶之桃一心想着早点见到薄暮轻,定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半的飞机赶回海城, 因此大部分时间在埋头苦吃,除了必要的应酬外没怎么喝酒。只是气氛好了,其他人都喝了不少, 尤其是和她在戏中演一对夫妻的男主演。    男主演名叫程鹰, 比叶之桃还要小一岁,出自科班, 勤奋又好学,和叶之桃相处得很不错。    程鹰前两天刚和谈了三年多的女友分手, 饭刚吃到一半就完全醉倒了, 把叶之桃当知心姐姐,拉着她的胳膊一边诉苦一边痛哭,两边的助理合力拉了好一会儿才把他拖到外边醒酒, 回来后程鹰的小助理不停地给叶之桃鞠躬道歉:    “非常抱歉, 我家艺人情绪控制能力太差,给您添麻烦了。”    叶之桃摆摆手:“没关系,这种事情也没办法, 都能理解的。回头你好好安慰下小程。”    又过了大约四十分钟, 饭局接近尾声, 导演提议来个大合照, 然而人头凑到一堆才发现找不到男主。叶之桃左右看了两眼,自己的助理和程鹰的助理都不知去向, 便离开座位自己去找人了。    程鹰坐在木屋的台阶上仰望夜空,似乎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    叶之桃拍拍他的肩:“小程,好点了吗?回来拍合照啦。”    “就来了,谢谢之桃姐。”    看到对方状态已经恢复正常,叶之桃便放下心来,往后退了两步,准备转身回去。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程鹰的脑子醒了,身体还跟不上,从台阶上坐久了一下子站不稳,他被脚底的台阶绊了一跤,失去平衡就往叶之桃的方向扑过来——    两人呈现出一种诡异而尴尬的壁咚姿态。    在娱乐圈已经混迹多年,叶之桃反应很快,推开男人之后的第一反应是四处张望,看看有无闪光灯或者红外摄像头的踪迹。巡视了一圈之后,确认这个农庄四周都是树木或者灌木丛,没有狗仔们的容身之处,叶之桃才算松了一口气。    “程鹰啊,下次真的要注意点了。”    叶之桃现在也有了些身为前辈的自觉,必要的时候会给关系还不错的后辈一点提醒。    “之桃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一脸惶恐地给她道歉,叶之桃说:“没事,倒是你要注意好调节情绪,现在还算是工作时间,不要把私人情绪带过来。”    程鹰又忙不迭道歉,叶之桃知道他是无心的,这事就翻篇了。    在影片后期制作时,叶之桃和程鹰又聊了几次,知道他已经从失恋走出来,目前正在拍另一部电影,便放下心来。    转眼到了第二年,《三年之庠》选在情人节档期上映,和同期的青春疼痛片比起来,剧本上更有人气,题材也更接地气,再加上叶之桃的强力加盟,上映首周末就斩获了近亿票房。在电影的高人气之下,社交平台上逐渐有嗑男女主真人CP的粉丝出现,连“樱桃CP”的超话都成立了,甚至在电影播出的第五天逆流而上,冲到了热搜前二十名。    叶之桃很郁闷。    已婚妇女的营业cp,也有观众爱嗑吗?    刷到热搜的时候,叶之桃刚好在外地路演的最后一天,下了班就匆匆赶飞机去了。薄暮轻虽然从来不说,但叶之桃知道,她心里总是在意的,她可以挡下那些别有用心的黑料和八卦,但无法控制网民的自嗨和狂欢,如果看到了肯定会不开心的。    下了飞机,叶之桃有些意外地发现,薄暮轻已经在机场等她了。    毕竟小别胜新婚,叶之桃戴着口罩,兴奋地拉着箱子一路小跑,直接扑到对方怀里,蹭了一会儿才仰头问道:    “你怎么来了?我记得你助理和我说,你晚上有会,她来接我。”    “会议提早结束了,”薄暮轻接过箱子,和叶之桃十指相扣,拉着她往停车场走,“因为太想你,我就来了。”    薄暮轻的情话总是这么朴实无华,又轻易地让叶之桃心花怒放。    近期又开始入戏的叶之桃恋爱剧女主上身,用甜腻腻的嗓音回道:“可是人家想要你想人家的证据嘛。”    薄暮轻拉过她,在额头印下一吻:“一个够不够?”    “不够,”叶之桃在口罩下倔强地撅起嘴巴,口罩凸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还要更多。”    一上了车,薄暮轻帮叶之桃把口罩扯下来,随后欺身而上,给了她一个长达五分钟的法式深吻。    “现在够了吗?”    “够,够了……”    叶之桃被亲的七荤八素,眼前都开始冒星星。    薄暮轻摸了摸她的头发,看着叶之桃笑道:“你也太容易满足了。”    “知足常乐不好吗?”    叶之桃嘴硬,肚子却开始叫了起来。一路上没怎么吃东西,空空如也的胃后知后觉地给她发出了警告。    薄暮轻说:“我带了几盒水果,先吃。”    车后座放着三盒水果,叶之桃取过来一盒一盒打开,一盒黄桃,一盒水蜜桃,一盒剥好的无籽葡萄……    叶之桃:“?”    怎么都是táo?    她警醒地看了薄暮轻一眼。    薄暮轻装作没看见。    为了试探薄暮轻,叶之桃将一块水蜜桃凑到她嘴边。    “尝尝?”    薄暮轻说:“晚上再说。”    叶之桃:“……”    薄暮轻:“我不喜欢吃这种桃子。”    叶之桃:“……”    叶之桃是下午六点到的机场,从床上浑身酸痛地爬起来时,已经是十二点了。这段时间她忙着干活,压根没有时间看手机,等她终于想起,自己应该给马伯乐和艾米报告一下行踪的时候,打开手机,一百多条未读信息和未接来电让她整个人都石化了。    马伯乐今晚的第60个电话打进来,叶之桃赶紧接起来:    “伯乐姐……”    马伯乐咆哮般的怒吼在她的耳边炸起:    “叶之桃,你不接电话在搞什么鬼!快给老娘去看新闻!在家是不是?等着我,半小时后你家见!”    然后就是一串忙音。    叶之桃:“……”    按马伯乐说的打开微博,微博居然炸了,前两次进去都是空白,刷不出任何东西。第三次进去终于有热搜条显示了,排名头位、显示为“爆”的话题,让她终于明白了马伯乐的意思。    薄暮轻从外头洗漱回来,站在门口看着她,拿着手机,神色也是罕见的严肃。    排在第一的话题是:    #叶之桃疑似出轨#    戳进话题,某个发表于晚上七点,截止十点已经破了十二万转发的微博,只po了几张照片,外加一小段文字。    “假戏真做?叶之桃与新片男主程鹰暧昧互动,揽肩拥抱还不够,躲开众人大玩刺激拥吻!”    一张是程鹰趴在她肩膀哭的照片。角度是从窗外拍的,只拍到两个人的背影,看上去就像程鹰搂着她胳膊在和她撒娇;    另一张则是以仰角拍摄的照片。恰好抓住了程鹰倒在她身上的那几毫秒,拍下了无比引人遐想的壁咚照,而叶之桃的面部恰好被程鹰的胳膊档得严严实实,看上去的确是在激情拥吻。    叶之桃无话可说。    狗仔已经强悍到在灌木丛里装镜头了,她还能说啥呢……    惨。    “真是岂有此理了!”    马伯乐一拍桌子,把程鹰整个公司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炒CP炒到之桃头上来,也不问问老娘是谁?”    倒是艾米比较理智镇定:“我看未必是这小子搞的鬼。你仔细看看,下面的水军评论和其他热搜,是无差别攻击,倒像是同期电影弄的黑热搜。”    叶之桃表达了认同:“我也这么觉得。”    程鹰早在这条博出来后不到二十分钟就在微博回应了,语气十分激动地说是意外和误会,都是他粗心大意,喝多了摔倒了,叶之桃是很好的前辈,希望大家不要误会云云。    叶之桃确定,这段文字没有假手于人,肯定是本人发的,因为毫无逻辑,并且没有重点,反而越描越黑。估计程鹰公司也看不下去了,发出来三分钟就被删了,只有截图在网络疯狂流传。    反倒是电影票房突然走高,据说很多吃瓜群众在电影院临时改看了,这部据说是“樱桃CP”定情之作的爱情片,周五晚上的上座率突然暴涨。    票房高了是好事,只是这黑热搜,怎么看都不太爽。    薄暮轻打了三个电话,坐回沙发上。脸色不太好,但也谈不上特别差。叶之桃拉过她的手,对方的手指有点凉,叶之桃用手掌包裹住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焐热。    热搜很快降了下来,叶之桃工作室也出了声明。    叶之桃知道薄暮轻不高兴,说:“我再去微博回应一下。就贴张照片,说我们很好,怎么样?”    艾米给了她一个不赞同的眼神:“现在吃瓜群众对假消息已经深信不疑,你现在发什么都显得欲盖弥彰。”    叶之桃低头不语,薄暮轻捏捏她的手,语气轻缓而柔和:    “出了声明,就没必要再说什么了。”    “我们过自己的日子,和别人又有什么关系。”    就如同很多个来来回回的绯闻一样,这条消息也随着电影的热映而消失。    直到很久之后,微博突然出现了薄暮轻一条朋友圈截图。    没有配任何文字,只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薄暮轻穿着病号服靠在床上,而叶之桃趴在她的床边正在熟睡,露出小半张侧脸,曾经的影后睡得头发散乱毫无形象,而她所看护的这个病人一只手摸着她的头发,另一只手则用来支起手机,找到一个最佳的自拍角度。    随后她对着镜头微笑。如水般的眼神中流淌的情愫,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它。    那叫做“幸福”。

写私信

评论一下和资方大佬隐婚后gl[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