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在线书吧欢迎您!
    顾旎一手挽着一个, 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肢大步往前走, 气场两米八。    路人纷纷注视, 这位小姐长得明艳,老公这么帅, 女儿又这么漂亮。    时一鸣在后面看着这“一家三口”的背影, 嘴巴都要气歪了。    他倒要跟上去看顾旎要整什么幺蛾子。    三人转身坐电梯上了三楼,时一鸣狗兮兮的跟上去。    呵呵。还有心情买衣服?    顾旎走进一家常去的品牌店,三个导购员一脸狗腿似的围着她,给她挑衣服。    她的小白脸坐在沙发上还伸手指指点点。他凭什么指点?    顾旎衣着品味只有他最懂好伐!时一鸣都要酸死了,一个躲闪藏在发财树后朝店里偷瞄。    罗今夕原本在低头看书, 忽然觉得身后有两道眼神, 她猛地一回头,刚好与舅舅幽怨目光撞在一起。    时一鸣刚想张嘴说什么,罗今夕像是没有看见似的转头继续看书。    时一鸣:“……”    这时, 顾旎穿着一套鹅黄色长裙走出来,掐腰露背设计,把她的好身材全暴露出来。    时一鸣呵呵两声, 却见那男人竟然伸手摸向顾旎的脖颈。    他一个没忍住,从树后窜出来, 黑脸吼道:“顾旎,我们还没离婚呢!你就背着我给小白脸勾勾搭搭。”    罗今夕愣了下, 伸出手捂住脸, 觉得有些丢人。    顾旎冷笑一声, “我们是没离婚, 但马上你就是我的前夫了。”    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丢到时一鸣面前。    时一鸣快被离婚协议书这五个大字戳得眼痛心痛,这个女人从刚开始就这么狠心。    他缓缓抬头,“你是不是早都看上他了!”    店员们立马瞪大眼睛,瞬时又赶紧低头。金主的是是非非不管她们的事,她们只要金主来花钱就行。    顾旎脸色越发难看,不想再跟他谈下去。    她蹲下来,搂住罗今夕问:“以后我和你舅舅离婚了,夕夕还是我的乖宝宝。我爱你夕夕。”    罗今夕嗯了一声,拍了拍顾旎的后背,“我也爱你,前舅妈!”    时一鸣:“!!!”前,前舅妈?!    那男人哭笑不得,“顾旎,你闹够了。我可不想当背锅侠。”    说完,朝时一鸣伸出手,“你好。姐夫。我叫于清明。顾旎是我表姐。”    时一鸣再次震惊,看向顾旎,对方嘴角噙着懒得理他的冷笑。    罗今夕松开顾旎,走到舅舅身边,拍了拍他的手背,“笨蛋!”    时一鸣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你怎么这么多亲戚?”他已经见过顾旎好多个哥哥弟弟姐姐妹妹。    怎么忽然又冒出来一个。    “要你管!”顾旎白了他一眼。    时一鸣有种被戏弄的愤恨,还被罗今夕嘲笑。    他愤恨不已,忽然拉住顾旎的胳膊,硬是把她拽进换衣间。    于清明咳咳两声,回头坐到罗今夕身边,两人同时无奈摇摇头。    舅舅和舅妈在换衣间半天没出来,罗今夕叹气,人啊,有时候非要把自己的人生活得这么戏剧性。何苦呢。    下午四点,一群老头老太太挤在幼儿园门口接孩子,中间夹杂着几个年轻的全职太太。老师正领着小朋友往外走。一排排小可爱排队背着书包跟在老师后面。    忽然一辆红色跑车嗖的一下在马路边刹住车,骚包至极,引起很多人的侧目。    一对大长腿从车上迈下来,精致面孔,耳垂上亮闪闪的钻石耳钉,帅气的西服把让人歆羡的身材包裹得完好。他这一亮相吸引了更多人的注目。    罗今夕今年上幼儿园大班,他一眼就看见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的芳舅舅。这位舅舅在六位舅舅中最注重外在,长得精致,活得也非常精致,一个比女人都漂亮的男人说的就是他。    关键今天是芳舅舅这周第三次来接她放学。平常早上爸爸送她晚上妈妈接她,前一段时间妈妈临时有事,委托芳舅舅过来接她。然后他最近一来再来。    她原本在幼儿园就是名人。现在加上芳舅舅总是风骚出现,让她更出名了。    “罗今夕,你舅舅又来接你了啊。”    “啊啊你舅舅今天穿得好漂亮。”    “我舅舅长得不好看。还是你舅舅长得好看。”    周边同学的议论让罗今夕忍不住扶额。芳舅舅真的跟他的名字一样,出现的地方永远卷起一阵芳香。    三姨奶盛若江是盛鲜生连锁超市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她手上这份基业一直想交到芳舅舅的手上,怎奈芳舅舅对做生意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平时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反正有时候消失无踪好久不出现,有时候就像现在,总会出现你面前,跟无业游民似的。    霍芳尔一眼就看见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的外甥女罗今夕。哎呀呀,我家夕夕是最漂亮的宝宝,谁都比不上我家夕夕。他在心里一阵感叹,同时觉得六个舅舅中也只有自己这样的,才有资格和夕夕宝宝站在一起,做最美的甥舅组合。    他大力挥手,“夕夕!”    罗今夕很想装作不认识他,怎奈他的声音太大,她只好讪笑一声伸出手向芳舅舅挥挥手。    霍芳尔立马挥手,然后他的眸光不由地停留在正在队伍前喊着一二一的俏丽身影上,身形纤细,脸蛋圆圆的,带着可爱的婴儿肥,一对杏眼滴溜溜的闪着光芒,眉眼间的小细节特别飞扬,看着她,他的唇角不由自主勾起笑。    啊,越看越不够!    按理说她的长相不是他的style,可不知道为什么对她总有不一般的感觉。    罗今夕瞥眼看见芳舅舅对殷老师这般眼神,顿时了然。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打着来接她的名号,干黏黏糊糊的事情。    小说里说得果然没错。那些作者对男人秉性的观察力果然厉害。    小班和中班的家长把孩子们先领走,大班的家长才走进校园来领孩子。    霍芳尔一马当先,站在殷老师的面前冲着她笑。    殷老师脸红了下,“您来了!”    她回头喊罗今夕,“夕夕,你舅舅来接你了。”    罗今夕心里哼了一声,从队伍后面走到前面,抬眼瞪着霍芳尔。    霍芳尔摸了摸鼻子,“这是什么眼神?谁在幼儿园欺负你了?”    他这话立马引得旁边人笑起来。    “谁能欺负夕夕啊!”    “夕夕这么好的孩子,爱都来不及。”    “谁要是欺负我家孩子,夕夕一定第一个站出来。”    家长们显然都非常喜欢罗今夕,霍芳尔哦了一声,“那夕夕你干嘛这样瞪我!”    罗今夕牵住他的手,朝殷老师拜拜手,“老师明天见!”    殷老师蹲下来,“夕夕乖。我们明天再见。”    霍芳尔瞧见殷老师雪白的脖颈,又使劲恍惚了一下。这女人身上有种奇怪的吸引力,让他轻易不动摇的心开始晃动了。    罗今夕拽着芳舅舅的手使劲往前走。后者不忘打招呼,“殷老师,再见!再见啊!”    殷老师又脸红起来,笑着点点头,然后赶紧低下头。    霍芳尔心里那个美啊。殷老师肯定知道他的心意了。    罗今夕坐到后排安全座椅上,瞧见芳舅舅跟个花孔雀似的跳着钻进车里,“我鸣舅舅在米国开外贸公司,我宁舅舅在国内开发网络安全系统,我钰舅舅继承安氏集团忙得飞天飞地,我善舅舅忙着开画展,我旭舅舅在做独立诉讼律师……”    霍芳尔心思还在殷老师的一笑一颦中,他头也不回地发动汽车,“然后呢?”    罗今夕坐直身体,“你在做什么?”    霍芳尔一愣,“我在接你放学啊。”    “哼。”罗今夕抱胸看着窗外。    霍芳尔:“你是谁?你是罗今夕啊。咱们家最最重要的宝贝。你其他舅舅做的事情是很重要,可接送我们夕夕宝贝也是头等大事啊。”    罗今夕不吭声,霍芳尔以为自己的马屁起了效果,笑着说:“来,芳舅舅给你放一首我最近喜欢的歌。”    瞬时,车厢内响起一首女生缠绵尤扬充满爱意的歌。    罗今夕:呵!爱情的酸臭味!    今晚大家要去太奶奶嵇虞君家聚餐,罗今夕和芳舅舅直接过去,等会其他人忙完都会来。    嵇虞君一见到罗今夕就心肝宝贝地喊着,霍芳尔在旁故作吃醋样子,“外婆,我也是您的心肝宝贝啊。”    嵇虞君:“滚!什么时候你带个老婆回来,你才是我的心肝宝贝。”    六个舅舅中只有时一鸣和安景钰目前结婚,其他四个舅舅商量好了似的一直没有交女朋友。太奶奶给他们介绍了好几次相亲对象,这四位舅舅就是胆子大,不接招。    霍芳尔笑嘻嘻说:“说不定哪天就真给您带回来一个。您到时候可别被吓到。”    嵇虞君一喜,“看上谁了?外婆让人打听打听去。”    霍芳尔顿时一脸警醒,“没有没有。我就随口说说。”    嵇虞君抬起拐杖作势要打,霍芳尔赶紧溜走。    这时候钰舅妈程璇被钰舅舅扶着走了进来。    罗今夕赶紧走过去,亲热地拉着钰舅妈的手,“钰舅妈你一切都好吗?”    有一段时间没见她了,钰舅妈的肚子好像更大了一些。    程璇笑道:“都很好。他还在肚子里踢我。可有劲呢。”    她这一胎看了性别,是个男孩。安景钰和程璇想要女儿的梦想暂时破灭,只能寄托在下一胎。    “弟弟好厉害啊。”罗今夕暖暖笑道。    霍芳尔自动坐得很远,别让外婆嫌他。    嵇虞君眼里就没有他,一见程璇立马把她叫到身边,敦敦教导怀孕期间的注意事项,让安景钰多放些心思在老婆孩子身上,工作上有些事交给下面人就行。    小夫妻一一记下。    时一鸣和顾旎也手挽着手到场。谁都知道几天前两人还闹得要离婚,忽然又和好如初,大家都笑而不语。    顾旎嘴甜,把嵇虞君逗得哈哈笑。    嵇虞君笑过后瞧着时一鸣一脸嫌弃,“你再惹小旎生气,不用她提离婚,我亲自让她跟你离。”    时一鸣那个郁闷啊,哀怨道:“外婆,我哪敢啊!你看我这脖子被她挠得!”    罗今夕不嫌事大,赶紧凑过去,往下拽住舅舅的衣领,“让我看看。哇!舅妈好厉害!”    时一鸣:“……夕夕我才是你亲舅舅。”    罗今夕朝他吐舌头,“舅妈才是我的亲舅妈!”    嵇虞君深以为然,“你们都听好了。娶了媳妇的,要疼媳妇。谁要是惹了媳妇不高兴,那我绝对站你们媳妇这边。”    程璇和顾旎互相看了一下,同时笑起来。    安景钰好不容易才找到程璇,才娶了她,哪敢惹老婆生气,他连连摆手,“外婆你放心。惹老婆生气这事我做不出来。也不敢啊。”    时一鸣呵呵笑,然而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只能默默忍受。    顾旎还是心疼他,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凑到耳边低声道:“下次再见前女友女同学女同事,大大方方地见。我又不是拈酸吃醋的人。”    时一鸣可不上这个当,“没有。我身边只有公的,没有母的。”    顾旎嘻嘻笑了笑,“有觉悟!”    过一会,罗今夕的四个姨奶奶和姨爷爷,还有外公外婆爸爸妈妈都来了。    跟着爸妈一起来的,还有她的殷老师。    她立马站起来,一脸惊喜地跑过去,抱住殷老师。    同样惊喜的还有霍芳尔。他心心念的人怎么会突然来了呢?    时牧晴把殷老师带到外婆嵇虞君面前,“外婆,这就是我跟您提的殷老师。夕夕的班主任。前段时间咱们家夕夕忽然发烧,是殷老师抱着夕夕跑了好远打的士送去医院的。我和夕夕爸爸最近一直很忙,我们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今天我请殷老师来家里做客,算是表达我们的一点心意。”    殷老师小脸红扑扑的,她今天可是被时牧晴连拉带拽带过来的。    她连连挥手,“我是夕夕的班主任,夕夕生病我送她去医院照顾她是正常的。你们太客气了。”    嵇虞君早瞧着殷老师不错,眼神清亮,长得也可爱漂亮,由她来教夕夕,是夕夕的福气。    “殷老师,快过来!”    殷老师被推到嵇虞君面前。    “您好。我叫殷嫣。您叫我小殷或是殷嫣就行。”殷嫣赶紧鞠躬道。    罗今夕从殷老师进门的那一刻就在注意芳舅舅。果然他原本站在十万八千里远,现在一点点凑过来,甚至还挤着挤着跟殷老师打了个招呼。    嵇虞君越看殷嫣越喜欢,“小殷啊,有男朋友吗?”    时牧晴一听笑起来,“外婆您这么问会吓到殷老师的!”    殷嫣脸更红了,可还没等她说话,霍芳尔跟点了炮竹似的,立马冲过来,“外婆,您老是要给殷老师介绍对象吗?”    大家都愣了下。这人怎么着急成这样?殷老师有没有男朋友跟他有什么关系?    嵇虞君一瞧殷嫣没说话,就知道她没男朋友,笑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小殷和温旭有点夫妻相?”    温旭今天打回来电话说有案子明天上庭,没时间回来吃饭。但他肯定没想到他人没到场,外婆已经在给他挑媳妇了。    四姨奶盛若湖作为温旭的亲妈,她定神一看,哎呦一声,“妈,您还真别说。他们两个是有点夫妻相。一个做律师,一个是幼师,这职业啊也搭配。就是不知道人家殷老师可得上我儿子不?”    时牧晴只是想请殷老师来吃顿饭表达感谢之意,没想到把人殷老师拖进了相亲的旋涡。    她正准备把快要羞红脸的殷老师解救出来,忽然霍芳尔凑到嵇虞君面前,“外婆,您没有女朋友的孙子有好几个呢!”    他这充满提示的话让嵇虞君愣怔了下。    罗今夕扶额,“芳舅舅,你想毛遂自荐的话请直说好吗?”    “一周你接我三次,每次都要找机会和殷老师说话……”    她这话一下子把霍芳尔的脸皮给扒拉下来。    殷嫣咬着唇,红着脸低下头。她只是来吃顿饭,怎么事情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去了。    时牧晴哦了一声,“我说呢!”还以为这小子心疼她接夕夕辛苦,原来是为泡妞啊。    嵇虞君一听,笑起来,“好啦好啦。咱们坐下吃饭。”殷嫣一看脸皮就薄,既然霍芳尔对人家姑娘动了心,那这事就好办。    这顿饭上三姨奶盛若江对人家殷嫣问寒问暖,时不时地说起霍芳尔的优点,恨不得当场把儿子打包送给她。霍芳尔这时候到正经起来,乖乖巧巧地吃着饭,给殷嫣夹菜倒水。    吃完饭,罗今夕拉着殷嫣去她房间玩,霍芳尔期期艾艾的,只能守在门口等着。    时牧晴作势要踹他一脚,“臭小子,可以啊你!”    霍芳尔嘘了一声,“姐,给点面子!”    “真喜欢人家?不是一时新鲜?”时牧晴不放心地问。霍芳尔这家伙太臭美了,而且从来对女生没动过心,她以为这小子这辈子会孤独终生,只爱自己。    霍芳尔扭扭捏捏,“还行。就……挺喜欢的。”最喜欢看殷嫣的嘟嘟脸,杏眼笑。一直心里痒痒的,想捏捏她的脸蛋试试手感。    时牧晴:“那可是夕夕最爱的老师。你要是敢胡闹,我第一个收拾你!不用等三姨下手。”    霍芳尔:“姐,咱们家族的优良传统是什么?”    “什么?”    “宠妻啊!”霍芳尔一脸骄傲,“我要不是这一款的男人,那可能我在医院被抱错了!要么是我妈那啥了……”    时牧晴一脸无语,这小子什么话都敢说。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咆哮,“霍芳尔,你胡说什么呢你!”    两人同时转头,只见三姨(亲妈)盛若江呲着牙满脸暴怒。    这位女士年轻时候可是暴走的女总裁,脾气最炸裂,轻易不能惹。    霍芳尔吓得差点跪下,讪笑着说:“妈,我什么也没说啊。”    他正准备接受最可怕的暴风雨时,身后的房门被拉开,罗今夕和殷嫣双双出现在面前。    两人显然被眼前剑拔弩张的一幕给吓到了。    霍芳尔随即看见老母亲跟变脸似的,将怒脸化作喜脸,对着夕夕和殷嫣和气地笑,“哎呀,要不要吃甜心啊。厨房准备了好多。”    殷嫣刚想说不用不用,罗今夕一脸骄傲地瞪了芳舅舅一眼,然后拉着殷老师的手,“殷老师,我家的甜心可好吃了。你一定要尝尝。”    殷嫣:“……好。”    霍芳尔立马说:“我也想吃。”    罗今夕:“做得少。不够你吃。”    说完无情地撇下他,拉着殷老师和妈妈的手,跟着三姨奶往厨房走去。    霍芳尔:“……”啧!小白眼狼!

写私信

评论一下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