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她……真的爱他吗?

在线书吧欢迎您!
    君月月双手捧着方安虞的头摸了几下, 又紧张地出声问他,“没事?”    一连问了两遍,方安虞看懂了君月月的口型, 才摇头。    屋子里其它的吊灯还在摇晃,方安宴护着姬菲, 历离护着君愉, 就连午振飞也护着明珍, 剩下的三口人蜷缩在沙发旁边吱哇乱叫,君月月拉着方安虞绕开晃悠悠的吊灯, 把方安虞就近塞在了桌子底下,自己则快速走到门口,把门先给打开了, 防止等会震荡太严重门框变形,门就开不了了, 开好门后君月月快速跑回了桌子底下,剩下的人也都快速找坚硬的家具下面躲藏。    君月月把方安虞的头抱在怀里亲了一口, 这一次末世来得出乎意料, 但是君月月来不及去细想为什么会突然末世, 方安虞在她的身边,好好地和她在一起,君月月暂时想不到其它的什么原因会影响到末世来临。    她甚至想过, 会不会是因为她重生, 两个世界因为她重新和方安虞交集,所以融合在了一起。    但是君月月很确定, 末世里面, 最开始是没有地震的。    这地震和末世一样来得太诡异了,君月月抱着方安虞, 紧张地祈祷着,大概是老天听到了她的祈祷,很快,屋子里轻微的晃动感消失了。    众人陆续从躲避的家具下钻出来,君月月和几人对视一眼,根本连话都没用说,众人就默契地迅速散开行动。    方安宴和姬菲快速到窗边,打开窗子,按照原定计划,找到屋子里的实木椅子,顺着高空朝着底下的一排车砸下去,扔完了之后,他们也顾不上到底有没有砸中,就赶紧都朝着门口跑。    这时候真的是不能再等了,谁也不知道第二波地震会什么时候来,来了又会有多大。    君月月在屋子里找了好多圈,找到了一个看上去像盘子纪念奖章的东西,不过比正常的盘子要大很多,是酒店获奖的,她把大盘子让方安虞拿着,叫他顶在头上,也拉着方安虞朝外跑。    到那时走到门口,君月月看着还在实木茶几下面窝着的午振飞和明珍,顿住了脚步。    君月月抓紧方安虞的手,纠结了片刻还是喊道,“午振飞,带上明珍,跟我们走,这里不安全。”    君月月喊了一声之后,就迅速抓着方安虞朝外朝着步梯的方向跑。    她已经喊了,这时候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样,他们真的留在这栋楼里面,才是危险的,就算是要等军队,也要去个安全的地方等,毕竟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二次地震,不知道二次地震的程度。    午振飞几乎是在听到君月月喊他的一瞬间就应声了,接着直接拱翻了茶几,拉着明珍朝着门口跑。    那吱哇乱叫的三口人本来也就是死盯着午振飞的,见他一起来,也迅速从沙发的后面跑出来,跟着众人朝外跑。    进步梯,没有人有时间回头去看,二十几层楼,他们现在就是争分夺秒地朝下跑,君月月的手心全都是潮乎乎的汗,拉看方安虞快速向下,她没看到方安虞在中途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    因为那个梦,他已经知道了这是自己的世界,知道一切重来了,后面的这个人,他再也不用像上辈子那样,嫉妒到发狂,却只能看着君悦和他鬼混。    方安虞想到曾经的那些事情,就心中一阵阵的翻腾,他说不出,也听不到,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知觉,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    他在漫长的折磨中学会了恨,恨他身边的所有人,他恨君月月利用他接近他弟弟,恨他弟弟为了君愉怀疑他,恨君愉总是假好心,却在关键的时候不解释。    他当时在君悦离开之后,之所以和君愉走得那么近,只是为了打听君悦的下落。    他恨午振飞总是能够和君悦混在一起,恨君悦整夜整夜地不回家,恨她对他恶语相向,恨她对他苛刻,恨她不肯接受自己的善意,不肯相信他一次,不肯给他一次机会。    恨她连死都死在他触及不到的地方,但是方安虞更恨的是自己。    他恨自己喜欢君悦,喜欢到得知她不在了之后,连活着都觉得痛苦。    他爱上一个人渣,但是她给他的一切都太浓烈了,无论是爱是恨还是难以言说的欲,都已经让他无法自拔。    在他空白的人生浓墨重彩地乱涂乱画之后,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恢复原本的平静,他捧着自己一团糟的人生奉送,她却义无反顾地死在了天上。    方安虞恨她恨得心疼,他在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时候,在气息淹没在苦咸的海水中的时候,他诅咒她尝过背叛和所有他经历的痛苦,但是又忍不住冒出一丝妄想,如果重新来一次……她会不会爱上自己?    方安虞从来没敢想过,世界真的重新来过,她真的爱上了自己,甚至为了他做了那么多,可是他根本不敢相信,她……真的爱他吗?    方安虞回想起她说漏嘴的一次,带着上一辈子的那些记忆,知道她自己经历的凄惨都来自于他。    她这辈子爱的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自己,如果知道了这一切又是源自于他无法控制的憎恨,才把好好的世界演化成了这样,她还会爱他吗?    方安虞不敢让她知道,这世界已经失控了,末世并不是他的本意。    他身为这个世界的主人,唯一还能做的事情,就是操纵这种不痛不痒的地震,以及操纵个别靠近他的丧尸,仅仅只是个别。    但是这个别的能力,也能让他在混战中轻易地杀了午振飞,他想着,如果他这一次杀了她身边围绕的人,她是不是就只能看自己了……    方安虞这样阴暗地想着,被君月月拉着朝楼下跑,没注意踉跄了一下,眼见着就要朝下面摔,君月月反应迅速地迈了一大步,在最后一层接住了方安虞,惯力冲得她整个人撞在墙上,撞得胸腔里面的内脏都要移位了,但是她疼得小脸煞白,却还是在第一时间就问撞在她身上的方安虞,“你没事……”    她见方安虞发愣,又问了一遍,“你没事……”    方安虞看懂了她的口型,又把视线落在她关切的眼中,君月月的眼睛看着他,只有他。    方安虞在她的视线中被狠狠地安抚,刚才那种阴暗的情绪都一点点地消失了,摇了摇头,伸手搂过了君月月,变成他带着她一起朝下跑。    他们全都从步行梯跑出来的时候,都短暂地聚集在大厅里面,不过这一次不光是他们一行人,还有感觉到了地震,躲在房间里其他的幸存者。    当然了,大厅里也多了一些丧尸的尸体,这些幸存者,身上也都很狼狈,还有人在哭,显然也是先前在楼层的走廊里,经历了一番苦战。    君月月撞得后背还有些疼,被方安虞扶着,她索性把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方安虞的身上,放松自己。    姬菲在整合幸存者的队伍,有战斗能力的男人或者女人都分别去寻找趁手的武器,并且教他们要攻击哪里,才能够有效地杀死丧尸。    午振飞在台里面找了个钳子拿着,一直跟着他身后的那三个人却缩着,谁也不肯出来,姬菲直接不客气道,“你们如果不出战力,没人会保护你们。”    姬菲顿了顿又说,“再敢推搡,害别人被咬或者落后,我会亲手把他的脑袋崩开。”    那个叫娇娇小姑娘顿时崩溃地又哭起来,吵得人脑袋疼。    迅速整合完毕,众人才打开了侧门,由有战斗力的人打头,外面的丧尸有一部分被刚才姬菲和方安宴扔下的椅子砸到车吸引过去了,但是还有一部分就游荡在外面,众人从屋子里一出来,就开始朝着人群扑过来。    就算是手里都有家伙,到底也还是普通人,一直跟着午振飞屁股后头的一家三口,出来了一个男人拿着台摸的酒瓶子,畏畏缩缩地跟在后面。    众人虽然效率不算高,但是也匀速地在推进,君月月虽然没有变异,对付丧尸也足够干脆利落,主要她杀得多,熟知丧尸弱点,知道从哪里能够最轻松快速地捅破丧尸的脑壳。    她把方安虞护在身后的中间,跟着一群人朝着停车的方向去,丧尸逐渐少了,他们也快要到大停车场,有些人已经拿着车钥匙离开,去找自己的车了,剩下的就继续聚拢起来。    听不到丧尸的声音,停车场这边相对安静,众人才松一口气,在拐过停车场的时候,突然间从侧面窜出了一只丧尸,正好扑在先前那一家三口那个男人的身上。    尖锐的叫声在空荡半封闭的停车场简直像是加了扩音,他和丧尸面对面来了贴面礼,手里拿着的酒瓶子不光没有往丧尸的头上招呼,甚至还高举了起来生怕打着丧尸似的。    他被撞到在地上,幸亏他身边的一个穿着西装的大肚子男人反应过来,快速地用手里折成三角的铁托盘,一下下朝着丧尸的脑袋上扎下去。    鲜血四溅,被丧尸压在身下的男人还在尖叫,张着大嘴哇哇哇的,最后被另一个拽着脖领子拎起来,捂住了嘴,才终于不叫唤了。    有两个男人拉着他检查了一下,发现他身上没有伤口,这才稍稍地放心。    但是就在众人分头去找车的时候,那个被丧尸扑在地上乱吼乱叫的男人,却突然暴起,把他身边妻子的脖子给咬开了。    这一次不光是他的妻子和女儿叫起来,在他们旁边的好几个人也吓得叫了。    接着一切就失去了控制,他咬完自己的妻子又就近把另一个女人给咬了,本来还算成型的队伍顿时一哄而散,此起彼伏的叫声迅速将外面的丧尸吸引过来了。    这本来算安全的地下车库,顿时变成了丧尸追逐人类的游乐场。    被撕咬过的人类,用不了多久又站起来,迅速地攻击身边的人类,君月月和历离他们始终没分开,且战且退,迅速缩到了车边上。    可是这吉普车空间虽然还算大,但能够盛装的人也是有限的,后面两排座位再能塞也塞不下这一个小队伍所有的人。    “有人有车能开吗?!”君月月低喊了一声没人回答,眼见着越来越多的丧尸从门口的方向跑进来,众人一时间进退两难,都是从里面一起拼杀出来的,这时候要是把人扔下了,和直接杀人没有区别。    君月月他们虽然没有圣母心,但是不能丧失最基本的人性,眼见着所有其他的幸存者都已经被感染,越来越多的丧尸朝着这边过来,众人,重新组成队形,姬菲技术比较好,她上车开车,带着不善战的妇女,在前面开路,后面的背靠着背准备杀出一条路,先跑出去再说。    他们要做的就是速度够快,下手够准,姬菲车一冲出去,直接把两个丧尸撞飞,车轮子从丧尸的身上碾过,后面的人连忙跟上,咬着牙边补刀边应对从旁边扑过来的丧尸。    但是丧尸太多了,姬菲能够撞死的有限,很快后面也开始有丧尸追上来,跟在车后面的人三面受敌,有人被咬了之后短暂崩溃,趁着还没发病,继续帮着杀丧尸,边杀边哭着求众人,“帮帮我妻子,帮帮她,她有心脏病……”    君月月绷紧侧脸,一转头看向车里,正对上一个按着心口,眼神绝望的中年女人。    后面袭击上来的丧尸太多了,众人马上就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那个还没来得及变异的人,突然间扔了武器,朝着丧尸群跑过去,丧尸一拥而上,大多数都开始停下啃食,给众人争取了时间。    那人始终一声也没吭,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车里,君月月却觉得自己浑身都疼了起来,她想起了上一世的自己。    但这一个人的牺牲还远远不够,丧尸实在是太多了,众人跟在车后面,从大厅出来这么长时间,都开始变得疲惫,战斗力减弱。    君月月看了一眼一直被她护在身后的方安虞,正准备拍车门让姬菲停下,让方安虞进去,相比妇女他更是个残疾人,他平时也不太运动,这会脸色已经白得不像样,不应该留在外面。    方安虞先前抓着君月月死活不肯进去,他一直在暗地里帮着君月月,控制着冲到她身边的丧尸,一开始可以让丧尸掉头,但是越到后面,就只能减缓丧尸的动作,而且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脸色已经白得不能看了,冷汗顺着脸上流下来,头疼欲裂。    突然间外面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枪声,正朝着门口冲的丧尸,被这声音吸引,转头朝枪声的方向跑去,与此同时,午振飞的电话震动起来。    他快速接起电话,迅速报告了所在地点,很快就有端着枪穿着迷彩衣全副武装的士兵冲进了停车场,迅速扫清了丧尸,将所有人都解救了出来。    众人从停车场出来,才发现已经是傍晚,夕阳如血铺,从天边撒下来,一辆军用卡车停在酒店前面的广场上,车门打开,下来了一个同样一身迷彩的中年男人,穿着和小兵一样的迷彩衣,君月月看不出他的等级,但是他的气势很足,走到午振飞的身边,态度竟然很庄重,庄重到带着点恭敬的意味。    “振飞,我姓张,想必你叔叔和你说了,你叫我张叔叔就行,你叔叔让我来接你,上车,你妈妈正在合济省等你。”男人说着,又看了一眼午振飞身后的明珍,“这是你妻子,一起上前面坐。”    那个叫娇娇的爹妈都死了的小姑娘,连忙从姬菲开着的车上下来,拽住了午振飞的手臂,“振飞哥哥,你答应带着我的……”    明珍本来被吓坏了,窝在午振飞的怀里,这会儿见这个小婊.子又来这套,顿时挣开午振飞的手,一巴掌就把她甩得差点跪地上。    “你再在老娘面前玩这套,”明珍指着她,“你试试。”    “明珍!”午振飞带着责备的喝止,明珍连忙就闭嘴了,那个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地上还没爬起来,脆弱小白花一样的娇娇,错开视线,说道,“车里的位置有限,剩下的人就都到车厢里面,现在就出发了。”    众人都开始由士兵们帮着,去后车厢,那个小姑娘捂着脸,咬牙也去了后车厢。    只有君月月姬菲他们六个人没动,午振飞本来都要上车了,一看君月月转头朝着吉普走去,顿时上了一半又下来了。    “悦悦,你去哪?!”午振飞几步跑到君月月的面前,正要伸手拉她,赶巧这时候方安虞眼睛一闭小脸煞白地昏过去了,君月月和站在旁边的方安宴,顿时一起架住了方安虞。    午振飞手落了空,收回来满脸着急,“你跟着我们走,他们有枪,更安全的,悦悦……”    “我们有其它的地方要去,”君月月转头对午振飞说,“你去。”    “悦悦,你别开玩笑了,”午振飞的脸色苍白,“你们这样就一个吉普车六个人太危险了,我都已经和张叔叔说好了,他会交代士兵照顾你们的!”    君月月抿了抿嘴唇,对着午振飞笑了下,摇了摇头之后,就上了吉普车。    那个姓张的男人靠在车边上,看着君月月他们开车走了,这才拉着午振飞上车,说道,“他们要送死,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午振飞皱眉,这话听了十分的不舒服,但是他动了动嘴唇,最终只是看了一眼男人,没有说话。    君月月他们的车里其实快要没有油了,首要的事情就是去找加油站,还有找大货车。    加油站不难找,但是有几个游荡在加油站的丧尸,查了一下,有七个。    他们把车靠边停下,悄无声息地坐在车上,刚才一路杀出来,几个人都是打头的,有点精疲力尽的意思,姬菲习惯高强度作战,是几个人里面状态最好的,停了车之后,一直在温柔软语地询问方安宴有没有受伤,撞没撞到哪里。    “有的话你要说话,我来帮你推拿下。”姬菲现在顶着一张重金打造的娇花脸,却在满脸宠溺地看着一个看上去比他强壮多了的爷们,这画面实在太美。    历离被酸得忍不住小声嘟囔,“我胳膊撞了,都没有人要给我推拿……”    君愉跑了一段路,腿有点疼,把脚上的假肢拆下来,听到这话侧头对上历离的视线,晃了晃自己的假肢,“我可以用它给你敲敲。”    历离叹口气,嘿嘿笑着拉过了君愉的腿,在她犯疼的地方力度适中地揉捏。    满车弥漫着酸臭味,君月月没眼看,她坐在后车座,把侧躺蜷缩在车座上的方安虞抱到自己的膝盖上坐着,他还在昏迷,君月月手掌覆盖在他的额头,感觉他明显在发烧。    “一会找个僻静点的药店找点药,”君月月说,“安虞在发烧,咱们也需要找一些药预备着。”    到这会了,姬菲才终于忍不住好奇,“你似乎对这种事情很了解,你又是怎么了解的?”    借着这段休息的时间,众人把所有的疑问都抛出来了,君月月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索性和他们说是做梦。    “你说你连续几个月做一样的梦?”历离早就听说过君月月说,世界要变了,还一度相信了,但是对于做梦这个理由,他一直是半信半疑。    但是所有的天气变化,还有各种异象,都印证了她的说法,所以历离才会跟着囤物资,有备无患的。    可是世界没有按照她所说的时间变化,历离就把囤积的物资都捐赠出去了,谁知道他妈的一晚上的功夫,世界又变了。    君月月面对众人的问题,一个个回应。    “是,做梦,连续几个月做一个梦,这太诡异了,”君月月瞎编,“后来我又发现,梦中的异象和现实中重合,我才会相信。”    君月月说,“历离知道,那段时间,我囤积了很多的物资,但是末世并没有如期而至。”    “末世?”姬菲微微皱眉,“这种疯病,难道不止我们国家?”    君月月也想到了姬菲的佣兵团,虽然她已经不是团长了,但是那也是她出生入死的兄弟们。    君月月顿了顿,说道,“这是全世界规模的丧尸爆发,所以我称它为末世。”    “那你梦里,这场灾难什么时候结束?”方安宴问。    君月月低头看着躺在她腿上的方安虞,带着点说不清的苦涩意味,又有点甜蜜,总之很复杂的情绪说,“不知道,梦里我没有活到最后,在第五年的时候就死了。”    众人都沉默了,片刻后君愉开口,“姐,我看到在停车场最开始那个拿着酒瓶子被扑倒的人,并没有被咬,他怎么也会传染?”    君月月稍微回想了一下,确实想起了有人以防万一,检查了那个男人的伤势,“他如果真的没有被咬伤,那就是他张嘴喊的时候,嘴里溅上了丧尸血。”    众人了然,君月月顺便给几个人科普。    “除了直接的咬伤之外,抓伤也不行,”君月月说,“但是现在看来,隔着东西,只要伤口不直接接触丧尸的体液,就不会感染。”    “还有,安虞现在在发烧,”君月月说,“他烧得很不正常,脸色惨白看上去很痛苦,我猜他不是寻常发烧,他可能要变异。”    “什么变异?”    “变异?!”    君愉和姬菲同时开口,他们都想到了先前方安虞被咬的事情。    君月月连忙解释,“不是变异成丧尸!他的伤口并没有接触到丧尸的体液,最长的变异时间是两个小时,他早就已经超过那个时间了!”    君月月说后看向历离,“你还记得不记得,先前我跟你说过,人类也会变异出异能的。”    历离点头,“我记得……”但是他对于这个真的半信半疑。    君月月说,“所以末世之前发过烧的,在末世最初变异的,都是丧尸,但是也会有一部分人延后变异。”    君月月说,“他们可能延后个一两天,但是也可能延后个十几天,甚至有人需要什么特殊的事情来激发。”    姬菲想到先前方安宴发烧,之后自己也发烧,她还开玩笑说是被方安宴传染……    “都是什么样的异能?”姬菲又问。    君月月索性又和他们解释了一下异能,但是先前的那个末世,并没有方安宴和君愉,更没有方安虞,她只知道历离是石系异能,至于姬菲,姬菲君月月记得她没有异能。    而方安虞现在在发烧,他会变异成什么异能,君月月也不知道……    说话间众人也在迅速地休息,但是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找到大货车,所以休息的时间并不长,众人就开始计划着清除加油站的丧尸,给车子加满油,再按着地图找到配货站。    最后众人商议的结果,君月月开车加油,君愉后面看着方安虞,剩下三个人下去解决丧尸,尽可能的不用枪,且不说消音器没了,那玩意动静太大,那个东西在众人没有变异之前,是非常强有力的杀伤性武器,不光能在危机的时候救命,还能威慑住其他人。    毕竟在末世里面,可怕的可不仅仅只有丧尸而已,人性的沦丧和扭曲,更是让人始料不及的。    零散游荡的丧尸比较好对付,君月月又用车撞飞了一个,剩下被那三个人很快解决,给车子加满油,众人又在加油站的里面找到了两个五十斤的油桶,分别打的柴油和汽油,放在后备箱储存起来。    弄好之后,姬菲看了看加油站里面的商店,侧头问了问方安宴,“饿不饿?”    方安宴猛摇头,杀了这么多的丧尸,他全靠肚子里没有存货吐不出来。    他的嘴唇有点干,一个正常人突然间遭遇这种事情,都会有点受不了的,历离好歹先前是混的,血腥残酷的画面也见过,况且君月月提前和他说过末世,他算是被打了预防针,就还好。    方安宴才是真的一点准备没有,他能撑着也算是纯爷们了,还知道顾及着姬菲,“你饿吗?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姬菲笑起来,脸更尖了,其实整得挺自然的,是方安宴花了重金砸出来的,确实是附和大众审美的,在正常的世界到处撞脸,但是在这样的世界,就真的是娇花一朵了。    她其实就喜欢方安宴这样子,明明背负很多,明明很难受,但是总能撑起所有事,还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耽搁。    这样才是真男人,姬菲欣赏方安宴的韧劲儿,越来越喜欢他。    “我和你一起,”历离开口,隔着窗户问君愉,“想吃点什么?”    君愉虽然没有直接面对丧尸,可也在近距离看着,同样没有食欲,有些蔫蔫地摇了摇头。    最后还是君月月说,“弄点吃的,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大家必须补充体力,而且你们都发过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异,变异的时候需要大量的食物来补充,我们还得储存一些。”    众人把车子开到了加油站小商店的门口,里面有一个卖货的人,已经变成了丧尸,正站在桌子前面摇晃。    众人把门打开,他闻到生人的气息,就朝着众人的方向扑过来,被方安宴抬手干脆利落地戳入了眼眶,刺刀收回来,丧事就顺着门口摔到了门外,被历离拖着扔在了一边。    众人先里外检查了一下确定这小屋子里没有人了,又借用他的卫生间,稍微清理了一下手和脸上,这才开始找塑料袋装东西。    速食品是他们现在的首选,毕竟需要烹饪的食物就得有一个安静稳定的环境,所以众人都是奔着货架子上成堆成堆的收进袋子,再由力气大的人拎着,送进车里。    不大的一个商店很快被几个人拿得差不多,他们的车空间毕竟有限,而且他们现在首要的是填饱肚子补充能量之后去找大货车,找到大货车之后才要大批量地收集物资留着以后备用。    所以众人并没有贪,拿得差不多了就上车,这里还算是安静,解决了那几个丧尸之后,就没有再看到其它的丧尸,路上也没有游荡的。    他们把车子停在一边出口的位置上,开始在车里面吃东西。    方安宴和君愉是其中最没有胃口的,但是架不住身边的人哄着捧着的,也是吃进去了不少。    君月月一边吃东西,一边摩挲着方安虞的头发,用手指搓开他紧皱的眉头,希望他赶快醒过来。    中途的时候他们遇见了另一波来加油的,他们把车窗摇上了,静静地坐在车里看着那群人加好了油之后也找了油桶打了油,又进去小商店把里面洗劫一空,还骂骂咧咧的,说是这么偏远的地方还被人抢了先。    车子贴了深色膜挡住了车里面的众人,那一群人从头到尾,把车子开走了之后都没有看到几个人。    吃好了东西,手机调出了导航,配货站就在快要出城的地方,众人驱车直接朝那个地方开去。    一路上还算顺利,街上游荡的丧尸是追不上行走的车辆的,只不过有两个地方因为连环相撞的车祸路面被挡住,他们只好开着车硬冲过去。    到配货站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大门紧关着,众人把车子停在外头,四外看了看没发现丧尸的踪迹,下车朝里面张望了片刻,君月月走到保安亭,没在里面看到人,保安亭也并没有锁着,很轻松地就把大门给打开了。    众人关掉了车灯,驱车慢慢地开进去,整个配货站里面十分的空旷,他们停车之后将车灯打开,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丧尸。    这里应该是有工作的人的,但是没有发现丧尸,就很奇怪,他们开着车沿着货站慢慢地转,找到了办公室的位置,一般配货站车辆的钥匙都放在那,众人正准备下车找钥匙取车的时候,突然间从侧面的一个仓库里冲出了一堆的人,将众人的车给团团围住了。    是的,是一堆的人,不是丧尸,却比丧尸看上去还要狼狈,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应该是货站的工人,衣服上的血迹斑斑大体也是经历过了血战。    他们的手里都拿着家伙,围着车虎视眈眈,看上去比丧尸还要恶意满满,打头的是一个看上去50岁左右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把消防斧,凶神恶煞地指着众人喊道,“滚出去!这里不收人!”    姬菲愣了一下皱眉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很快明白过来,这帮人以为他们是来投靠的。    姬菲将车窗摇下来一点,快速对着前面的人喊道,“我们不是要留在这,我们就要一辆大货车,给了车我们就走。”    “赶紧滚!没有车!”后面的两个男人也开始喊了起来,很快所有人都喊起来,“赶紧滚出去,要不然砍死你们!”    众人的眉头紧皱,丘海市的货站倒并不止这一个,但只有这一个,是方便在市里来回,而且也比较顺路回平川的。    喊话间,这帮男人并没有看到他们开着车灰溜溜地跑掉,挥手的那个人斧子哐当一声砍在了车头,声音更大地恐吓几个人,“赶紧滚!”    斧子劈在车头的声音太大了,君愉被吓得瑟缩了一下,历离搂住了君愉的肩膀,君月月感觉到他腿上的方安虞也动了一下。    姬菲没有再废话,摸出了手枪,打开车窗连看都没看,直接朝着叫嚣的那个男人的脚底开了一枪。    “砰!”    这一声之后,刚才气焰嚣张的一群人,齐齐后退了好几步,满脸惊恐地看着众人的方向。

写私信

评论一下嫁给男主聋哑哥哥[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