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番外(十三年后)

在线书吧欢迎您!
    “少爷!少爷等等我。”    “李庆你快些,我娘好不容易才放我出来玩的,这么磨磨叽叽天黑都到不了戈良市集。”一名看起来约摸十二三岁,身着青色白银绣边纹样的华服少年不耐烦地回头喊道。    “可我哪能和您比啊,这就是我最快的速度了!”落在后头那位书童打扮的小少年,抱怨了几句又赶紧跑上前来。    华服少年得意一笑“那可不是,从七岁起我爹便要求我每日晨起长跑,要不以后你也来?”    “啊?!少爷这...!!!”书童吓得几乎昏厥过去,可说话间对方又快跑没影了,他只好强撑着一口气急忙追了上去。    距柳隽卿嫁入将军府已过了十三年,如今大宁山河安稳,国强民富。周镇凌无需像以往那般长年累月镇守在这处,只是每年会到这边来视察两个月。    这是她第六次陪伴周镇凌来到边关。    周家共育有三个孩子,长子周从逸,次子周容云,幺女周窈。家中老人身体康健,每次都不舍得重孙重孙女,因而这次他们夫妇只将长子周从逸带了来。    小少年好奇心旺盛,早就对壮阔的边关向往不已,周镇凌也有意让活泼好动的长子从小进军营培养,带来边关早作磨练也好。    “哇,这便是我爹同我说过的黄沙古城!我们到了!”周从逸穿过荒漠长街,率先抵达了繁荣昌盛的戈良集市。    集市里的人全是荒漠边关的异域打扮,彩色苎麻衣饰,黑发用布条盘起,长居烈阳下健康均匀的麦色皮肤。这使得一身华服,俊秀白皙的周从逸在此显得格格不入。    好在众人脸上都挂着好客淳朴的笑,这才使得少年提着的心稍稍平静下来。    熙熙攘攘的胡商在贩卖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野牛角、大毡帽、动物毛皮,还有狼牙项链等宁都城里很少见到的稀罕玩意。高大强壮的大骆驼和行人挤在一处,人们用一种他听不懂的方言在谈笑着。    周从逸和李庆两个小少年边走边看,指指这个聊聊那个,眼睛和嘴巴都停下来。    “这个木制蝴蝶有意思,小窈窈定会喜欢。”    “那个书皮是用荒漠结实的老树皮做成的,给容云那小子买一个。上次不小心弄坏他一本书还跟我打了一架来着。”    李庆跟在他身后,手里头的东西渐渐多了起来,少爷也给他买了一串响螺角,所以他倒还欢喜没有半句怨言。    “少爷,不给老爷夫人买一份吗?”他抱着几个包好的货品贴心提醒道。毕竟孩子心性,凡事都讲求公平,既然人人都有,那老爷夫人总该不能落下。    周从逸正蹲在一处卖狼牙项链的地摊前认真挑选着,听到这话不屑笑道“我爹在这边关什么没见过,送他他也没感觉。至于我娘...”    他拿起一条选好链子,满意地付过钱后才接着说道“我娘的礼物什么时候轮得到我操心,还是不要抢老爹的活比较好。”    “快让开快让开!骆驼牵不住了!”    两人还在说话间,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嚷嚷声,那人急急说着大宁话,这回他们倒是听懂了。    “不好,快往里边躲躲,骆驼怕是要冲过来了。”周从逸先反应过来,一把揪住李庆就往大道边上甩。    不知因何事狂躁的骆驼径直往这边冲来,沙漠本就是它们的地盘,三只巨大的骆驼跑起来速度飞快,还好路上摊贩行人都及时回避了,因而前面只是被弄乱了一些货物,并未出现人员伤亡。    “啊!那是谁家的小娃娃!”前方人群中忽然钻出一个三四岁的孩童,懵懵懂懂地停在大道中央。    孩童软软的身体怎么敌得过骆驼群的踩踏,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不好,骆驼快要过来了!”周从逸大喊一声,顾不得那么多,第一个冲了出去想去救那个孩子。    什么?!    人群中的李庆吓得手里头的东西都掉了,他大喊道“少爷你疯了么?!快回来!”    周从逸心无旁骛,冷静地判断着眼下的形势,并以最快的速度狂奔过去。    即便这样,也几乎要与发疯骆驼群的硬掌相触到,说时迟那时快,他抱起小娃娃后便迅速顺利地翻滚到旁边。    干净的华服上沾了一层黄泥,狼狈是狼狈了些,但两人总算是平安无事。    “我的天啊!你你...”李庆仍心有余悸,吓得满头是汗。    “是周将军的孩子?!”    “那眉眼几乎一样!”    “怪不得啊,虎父无犬子,英雄出少年。”    围观的人群暴发出一阵喝彩声,其中便有人认出了他是周镇凌的儿子。周从逸不好意思地挠头,想不到父亲在这边关的人气声望这么高...    “话说,这是谁家的孩子啊,以后可要看管好了。”他清咳了两声,模仿父亲威严的口吻责问到。    真是的,自家娃娃都不照看好,真当每次都能遇到救命人不成?    “是...是阳儿吗?...”一名清妍秀丽的少女忽然从远处的人堆中走过来,睁着那双明媚的大眼睛打量着那个娃娃。    “哎呀,真是林婶家的小娃娃...”    周从逸看着眼前这位少女,约摸也就同自己差不多岁数,便道“你认识这个孩子?那以后记得看管好了。”    “对啊,方才要不是将军家的小英雄救下这孩子,恐怕现在就是惨剧了。”旁边陆续散去的人路过时还特意说了句。    少女看起来柔柔弱弱,羞红了脸小声说道“给小公子添乱了,这是我府中厨娘的孩子,兴许是一下没看住才让他独自陷入这种险境的。”    “阳儿,阳儿...”说着那边就有一个男人神色紧张四处呼寻找着找来。    “爹爹...”小娃娃听到声音立马有了反应,歪歪扭扭就朝那边走去。    男人冲过来一把将娃娃抱起,连声说道“阳儿怎么乱跑,这是要吓死爹爹啊。多谢闻人小姐将他扣下来!方才我在那摊前买东西,没照顾妥阳儿真是惭愧。”    “你应当谢这位小公子,他从骆驼群里救下了阳儿。”少女怯生生说道。    周从逸点点头,又板起小脸‘训’了人家一番,这才将这事了了。    “少爷,你看她身上的锦衣华服,说不定也是宁都来的人。”李庆在旁小声对周从逸说道。    确实这一街都是异域打扮的人,若期间混入一两个身着华服锦衣的,那便太过显眼了,想不留意到都难。    周从逸注意到少女在听到‘宁都’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明显抖了一下。    这是在害怕?...    “又不是只有咱们能到边关来,走。”周从逸淡淡说了句,然后转身就要走。    戈良市集还没逛完,这么多好玩的东西都没玩够呢,哪有空关心别的。    “等等,你能不能...同我说说宁都城里的事...”怎料身后的少女却急急跟了上来。    她那副神情并不像是单纯为了满足八卦好奇,而是一种极为认真诚恳的态度。可她明明就这般害羞,甚至连同纤细的身体都在跟着微微颤抖。    周从逸和李庆对视一眼,不知道这少女怎么回事。    就这样,三个小孩坐在黄沙荒漠的戈壁高墙上,随意聊了许多关于宁都,关于边关的事情。    一直到日暮西沉,才各自起身准备回家。    “我有个不待见我们家的姨母也住在边关,姓柳,嫁给了当年闻人家的状元,不会这么巧就是你们家..”    李庆一听便惊呼道“难不成你们还是表兄妹啊?!”    少女却摇头“爹爹是不是状元不清楚,但我生母早就出家了,也不姓柳。”    “不过...以前府上的母亲似乎是柳姓。”    “兴许那就是我姨母,现在她怎么样了。”周从逸也只是随口问问,回头好给外祖母她老人家带话。    “她脾气很差,总是责打我和下人,三年前与我爹和离后嫁给了当地富商。此后父亲没有再娶,只一心一意照顾我和弟弟。”    周从逸从高墙跃下,迎着落日余晖伸了个懒腰。“你叫什么?”    “闻人善,善良的善。”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

写私信

评论一下将军夫人为何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