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大结局(下)

在线书吧欢迎您!
    如果这个世界上, 还有人让池墨无条件的信任,那只有天天。    天天的预言异能,池墨从未听闻类似,几乎是bug一般的存在。    如果没有天天, 池墨不知道自己如今会成什么模样,天天依靠自己的异能,纠正一次又一次的死亡路线, 让池墨生存至今。    任何人的话都可以无视,但唯独天天的言语,哪怕池墨再抗拒,也会接受。    自己已经抛下过天天一次,结果让池墨痛不欲生。所以不会再有第二次, 永远也不会。池墨抱着小家伙回到屋中,紧紧抱着,不去听屋外暴动活死人的嘶吼。    夜很长,却无人终结。    活死人再无人抑制,狂暴嗜血,幸存者瑟缩在建筑中,绝望祈祷。    这个世界本就脆弱无比,甄几道被捕,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疯狂的活死人,不知疲倦的进攻基地, 没有章法, 但却如过境的蝗虫一般可怕。    整整三日, 醉舞与池墨皆是整夜未眠,女人伤势的缓慢愈合,是这几日来唯一能带给人希望的事情。    天天每日竟是围着屋子跑,有模有样的做仰卧起坐,给园中作物松土,似是在锻炼身体。    池墨静静看着,小家伙定然又有所见,但他不愿说,池墨也不会去问。    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只要他能。    记不清是第几个夜晚,池墨坐在椅子上,手边是一本已经残破的笔记,天天拉过甄几道专门为他做的小椅子,坐在池墨身边,陪着池墨一起看向窗外。    “今天锻炼了那么久,还不去休息?”池墨抚上小家伙的脑袋,已经是软软的,毛茸茸的,略有些扎手。    “天天在等爸爸。”    小家伙将头歪在池墨腿上,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可爱的紧。    池墨点了点头。    活死人不需要睡眠,自己在活死人中待的久了,仿佛自己也被同化一般。    窗外一片漆黑,许久未见的星空,重现世人眼前,璀璨炫丽,一如初见之时。    都说有人眸子里藏着星辰,便应是此般模样。远处两点暖光摇晃在黑暗中,与星芒不同,不在天上,是人间烟火熏染过的,暖意融融的。池墨看着那两点暖光接近,不由得站起身来,天天人小灵巧,“噔噔噔”跑过去一把打开门锁,向池墨甜甜一笑,“天天没有骗爹爹,爸爸来了。”    池墨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夺门而出,颤抖着手拿出手电来,照亮眼前黑压压的变异活死人。“让开,让开,让他们进来!”池墨努力命令着这些变异活死人,变异活死人面面相觑一阵,呆傻的歪过身体。    “师兄!”熟悉的称呼伴着暖光前来,随之还有一声“池墨哥哥。”    手电筒的光照射过去,只见小北满脸欣喜,与少年一道,向池墨挥手。    两人身后,黑黝黝的一人,身上似是背着一团什么东西,速度极快。    “小北!”池墨喜出望外,自从燕京基地一别,池墨还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    变异活死人拦在中间,向小北一行人发出威胁的嘶吼声,只见那背着东西的男子抬头,狂躁的对着变异活死人嘶鸣。    “A?”池墨愣在原地,不知这几人是怎么凑到了一起。变异活死人似是极惧A,犹豫着让出一条路来,使得小北一行人进入。    A一进入院中,便将肩上抗着的一团东西扔到地上,似是嫌弃。    “爸爸!”天天欢喜的跑上前去,与池墨一同搀扶起那一团不明生物。    “你怎么下手没轻没重的!”少年瞪视A,“这是我的恩人!”A沉默着不说话,看着池墨,似是在回忆什么。    “甄几道!”池墨在手电筒有些刺眼的光线中,紧紧盯着男人的脸。    本就是没有呼吸心跳体温的活死人,池墨一时间竟不知该用什么方法来确定怀中人的状态。    天天拉着甄几道的手,认真抬头看向池墨,“爹爹,爸爸没事,只要多休息,等虫卵孵化出来,爸爸就会醒了。”    池墨定了定神,扶拖着甄几道进了屋子,放在床铺上。    甄几道光着脚,身上只有一件不合身的白大褂堪堪遮着,眼睛紧闭,肤色显着青白,浑身冰凉,像是刚从太平间拖出来的一般。    “师兄,不用担心。”    小北揉揉鼻子,“活死人的生命力比我们这些活人顽强,何况他这么特殊。”    A和少年进屋后便迅速挪到炉火旁边,少年被冻的不轻,一边跺脚一边将想往炉边靠的A推远些。    “你忘了上次把手指烧到的事情了?”少年瞪眼,“能不能让我省点心?”A犹豫片刻,缓缓退了两步,眼睛直勾勾盯着烧的旺盛的炉火。    “长话短说,甄几道脑中的变异寄生成虫已被驱出,在京都基地那帮人手里,变异寄生虫体型更大,肉眼可见,离开宿主能存活很长时间。”    小北一脸严肃,“他们拿到变异寄生虫后,开始做活体实验,想要控制活死人,并且还是拿他们的心腹做。”    “结果你应该猜到了,现今,还没有能驾驭得了那条寄生虫,我所知道的,已经死了十几人。那条寄生虫似乎改变了他的寄生方式,它在甄几道脑中似乎是互利共生关系,但在实验中,变异寄生虫一直保持寄生关系,不断伤害宿主。”    “怎么会这样?”池墨微微蹙眉,“互利共生的情况,是在两个生物在营养上互相依赖,长期共生,并且双方得利,甄几道可以,其他人理应也是可以。”    “我刚开始也想不通,后来,我突然梦到做基因检测时的情景。”    小北拉过池墨,压低声音,“师兄,你还记得我们给甄几道基因检测的结果吗?”    池墨眼睛微动,忽的想到了什么,与小北对视一眼,彼此眼中是浓浓的怀疑。    寄生虫来历久远,从古昆仑山冰川中,就能看到,有先民的身影。    当时条件极差,人类在寄生虫的攻击下存活,存活着的先民定是产生了抗体,或者体质特殊。    在传说中,古昆仑山曾是蚩尤认族之地,曾是九黎、三苗曾经长期休养生息的地方。    燧人氏后裔的部落就在此处,是古羌戎的一支。    他们所在的时期,正好是大约在两万八千年前到一万年之间,当时地球进入到最后一个冰河期,古昆仑山定然十分寒冷,先民因各种原因,走出昆仑,又因洪水,逐渐东迁。    之前曾检测结果,甄几道有北方少数族血统,或许正巧便是那存活并流传下来的一支?    甄几道自小被收养,应当根本不知道亲生父母何处,如今池墨和小北有怀疑,也无处查证询问。    “自从那条变异寄生虫被取出甄几道的身体,活死人便狂暴了一倍不止,京都基地不好过,其他幸存者基地更是雪上加霜。我偷听到他们似乎要计划解剖实验体,于是和这两人一商量,带着甄几道就偷跑出来。”    小北一叹气,“我当时听的不真切,但我没法冒这个险。”    池墨低头看向安静的甄几道,缓缓拉开被子,盖住他的身体。    “辛苦你们了。”池墨声音低沉,“今晚先挤挤,休息一夜,明日我们从长计议。”    小北累的狠,地上铺了条毯子便睡过去,池墨又是一夜未眠,少年和天天都陪着池墨,A似是出门与外面的变异活死人交流感情,一阵阵嘶嚎在夜里格外清晰。    第二天醉舞便指挥变异活死人搭了间屋子,给少年和A,小北以观察甄几道情况的名义,天天跟着池墨,生怕池墨出状况。    甄几道连躺了七八日,身上的伤口缓缓恢复,让池墨稍微放下心来。    根据寄生虫喜热的特性,池墨将屋中弄得暖洋洋,还做热水袋,放在甄几道身侧,头顶。    在小北的建议下,池墨和天天在甄几道耳边每日轮流谈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甄几道终于在一大一小的轰炸下幽幽转醒。    “墨墨……”    “好多人欺负我……”    一家三口抱成一团,池墨眼中本带点湿意,一听甄几道与天天有节奏的干嚎,一大一小,此起彼伏,顿时将那点悲情冲的干干净净。    当日傍晚,所有人聚在桌上,看看彼此,感触颇深。    “不用压制那些活死人,我感觉轻松了不少。”甄几道端着碗略有感叹,“对我来说,他们倒是坏心干了好事,除了那几个基地看着碍眼,现今倒也不错。”    “我看,依照如今的趋势,那几个基地的覆灭,近在咫尺。”醉舞给旁边已经恢复八成的经纪人夹来菜,对外面人类的存亡,轻描淡写。“前面所做,后时所负。”少年一本正经的总结,“自作孽。”    “他们肯定还会来。”一直沉默的天天突然发声,看向身侧的甄几道。    甄几道默默给小家伙夹了块肉,不发表意见。    京都基地的人,来的比池墨设想的要快,想必他们已然发现,无法驾驭那条变异寄生虫,数千万年无法消灭的物种,在他们手中,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弯腰求和,以保最后一点火种。    池墨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与寒宜室,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相遇。    变异寄生虫在玻璃器皿中扭动着透明细小的身体,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它的存在。寒宜室将玻璃器皿推上桌子,眼神复杂的看着对面的池墨。    “甄几道不愿见你们。”    池墨拒绝不了这张和寒宜家一模一样的脸,无法无视。“我明白。”    寒宜室与以前似乎变得不同,多了几分沉稳。“爷爷身体快要坚持不住,他让我给甄先生带一句“对不起”。”    寒宜室漠然看着眼前的器皿,眼中无神,“我只是替现今幸存的人,最后求甄先生一次,将它接纳,继续控制活死人。”    “是你们亲手将变异寄生虫从甄几道身上取出,在实验室你们如何虐待试验品,我看的一清二楚。”小北站在池墨身侧,像是在进行一场谈判。    “我早就劝过你们,没有任何人愿意对毫无抵抗力的甄几道稍加怜悯。将活生生的人当做小白鼠!”小北咬牙切齿,“你们如今又来求他,求我师兄,你们连脸面都不要了吗?”    “现今,颜面救不了任何人。”寒宜室眼神空洞,“我知道我们所做寒了他的心,但我们别无选择,就像现在一样,没有第二条路让我走。所以,求你。”    池墨站起身来,面无表情,“自从天天出事的那天起,我已经放弃所谓的人类社会,你可以把我当做幸存者中的叛徒,但我绝不会要求甄几道重新接受寄生虫。”    寒宜室看着池墨干脆的转身离去,默然不语,看着眼前扭动的透明细虫,眼中一片黯然。曾经处心积虑抢来的,如今成了烫手的山芋。因为一个不明智的决定,反而将自己,将袭击想守护的一切,更快推向灭亡。    活死人的进攻疯狂而无章,每日的伤亡都触目惊心。    要完了。    寒宜室缓缓伸出手来,触上冰凉的玻璃器皿。    “叔叔。”一只小手按在欲要打开器皿的大手上,触感微凉。    寒宜室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小家伙,眼神恍惚中透着深深的绝望。    “天天可以的。”    小家伙粲然一笑,“天天一看到叔叔,就想起爸爸,他救了我和爹爹,天天喜欢他。”“叔叔的要求,就像爸爸在对我说一样。”    天天拿开寒宜室的手,将玻璃器皿打开,伸出小小的手来,触上透明细虫。    “天天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个老爷爷,说人太坏了。天天对老爷爷说,天天不坏,天天愿意当好孩子,保护爹爹,保护天天喜欢的人,不想什么后果,不想自己会失去多少。”    天天眼睛澄亮,像是天边最清澈的海水,“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不用再紧紧握着手中的那点东西,现在是世界破碎的时候,裂缝出现的时候,也是光亮照进来的时候,不是吗?”    寒宜室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孩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外面暴动的嘶吼声似乎减弱下来,世界重归宁静。    (小番外,可不看)    池墨悠然躺在躺椅上,眯着眼睛看在田地中耕作的变异活死人。    甄几道找到了两根鱼竿,带着天天去钓鱼,留下自己,像是旧社会中的小地主一般,在屋檐下看着变异活死人劳作。    前一批活死人已经学成,算是毕业自己耕作生活,与人类幸存者井水不犯河水,这一批新来的,还有待调-教。    阳光照在身上,池墨昏昏欲睡,突然感觉什么东西遮住了阳光,留下一片阴凉。    池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一个变异活死人正弯着腰傻傻的看着自己,一条破烂的袖子空着,头发杂乱,遮住大半张脸。    “看什么看?”池墨坐起身来,指指田间,“分给你的活干完了吗?”    完了,更像个小地主了。    “……兔子。”    那活死人嗤嗤一笑,一只手掏掏胸口处的口袋,掏出脏兮兮的什么碎块,献宝似的捧到池墨面前。    池墨低头看了半晌,拿起一小块来,触感软腻,还有丝丝香味。池墨细细闻了闻,愣在原地,重新抬头看向眼前的活死人。    破烂的一条空袖子,身上像是挂着烂布条,一双眼睛里,是遮不住温柔欢喜。    “兔子……不,哭!”    活死人紧张的手足无措,池墨摸了摸脸颊,指尖是透明的水色。    “这个烂了,也碎了。”    池墨抹了一把脸,将活死人手中的碎块拍下,跌入尘土里。    “啊!兔,兔子!”    活死人险些跳起来,咬着嘴唇立即跪趴在地上寻找。    “好好干活。”    池墨蹲下身来,拿着一块崭新的兔子香皂在活死人眼前晃,“干的好了,这只兔子就奖励给你。”    “真,真的?”活死人抬起头来,似是在认真思考,“会不会,太浪费?”    “不会……”池墨眼睛又泛起了水意,慌忙擦了几下,池墨站起身,扶活死人起来。“不会浪费,你,值得最好的。”    ——全文完——

写私信

评论一下儿子今天也在带债主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