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终章

在线书吧欢迎您!
    “快点, 不要磨磨蹭蹭的。”    小姑娘穿着一身浅红,头发只松松的绾了个髻,斜斜地插着一根簪子, 虽然穿着普通, 模样却是极好, 五官眉眼皆透着清冷出尘的味道。    然而她一开口, 却是很不耐烦的训声。她歪在椅子里,看着不远处那须发皆白的白衣小老头, 忍不住皱起眉,用手里的竹竿敲了敲桌子:“我来这里快一炷香了,你还没缠好?”    “云遇仙子诶,这缠红线是门学问,哪是那么容易的?必须得等天时地利, 不然发挥不出效果。”小老头讪讪地摸了摸胡子,虽是这样说, 却不得不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他正是专管人间姻缘的月老。    云遇半信半疑地摸了摸下巴:“真的?我见你缠别人的线也没有这么麻烦,怎么到了夫人和老爷这里,还需要看天时地利了?”    月老偷偷瞥了眼自来后就安安静静站在门边,怀中抱着一把剑的青年男子, 擦了擦额间的冷汗:“长公主虽然被去了仙籍, 进入轮回,却与普通人到底是不一样的。何况王母娘娘也嘱咐了,为了惩罚长公主和杨……和你们老爷,要让他们生生世世没有好姻缘。我这、我这作弊不是也得挑个王母娘娘看不见的时候么, 要不多危险啊……”    云遇转头看着黄天化, 见他轻轻点了下头,忍住不耐, 没好气地说:“我知道了,你慢慢来。不过你最好别耍花样,虽然这事危险,但我家真君却从未亏待过你。你不能只记着自己做了什么,不记着真君的恩惠不是?”    “是是是。”余光瞥见莫邪剑锋一闪而过的寒光,月老忙应了一声。    房间里又安静下来,云遇百无聊赖地盯了一会儿月老忙活,转过身看了一眼黄天化。    他静静地倚在门框上,垂头看着怀里的莫邪剑。表情无悲无喜,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一千年过去,他的容貌丝毫没变,永远停在了最好的年纪,然而他的心……    封神那年妖魔作乱,凤君以殉世来应天劫,所有人都在无形中都变化了许多。    玉帝开了金口,放过了杨戬一家人,不仅不再追究他的过错,还将其论功封神。只是瑶姬长公主当年眼睁睁看着丈夫孩子惨死,早就对生命没了执念,便自请去了仙籍,自甘投入轮回,永生永世做一个普通的人。    杨婵被封在华山,无召见不得上天界,她与兄长天上人间分离,千百年难见一面,身边只有一条黑龙陪着。    黑龙便是聿潜。    聿潜修为尽散,自那一劫后,再也撑不住人形,一切皆要从头开始。    不过从头开始,于他而言,倒也不是件坏事。    所有神归位,天上人间空前宁静平和,看起来再好不过。    但……离开的,终究是回不来了。    凤君的离开,带走了她与黄天化的少年心性,也带走了那个男人的所有喜怒哀乐。    这些年,杨戬越发沉默,他将府邸建在了第三天,修了一座新的莲池,也种了许多梧桐树。每日除了办玉帝派下来的任务,便是静静地坐在莲池边的亭子里发呆。    自封神之后,他从不上凌霄宝殿,不见玉帝王母,也不许玉帝王母派的天奴踏进殿里一步。    只有在见到昔日兄弟时,才会露出短暂的笑。    “仙子,已经好了。”    月老唤了她一声,见她没反应,又颤巍巍地唤了一声。    云遇回过神,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行了个礼,真心诚意道:“月老的恩情我会记得,我家真君也会记得,这些年来多亏了您,夫人和老爷才会每一世都团圆。日后您若有需要,尽管来三重天的真君神殿。”    “仙子客气了。”月老忙摆手说着不敢,心里想的却是,谁敢没事在那个瘟神眼前……啊不,二郎真君眼前晃啊。    云遇和黄天化并行着出了月老宫,一路上他只默默地护着她,没开口说一句话。    自天劫尘埃落定,众神归位各司其职之后,黄天化也变了。    他变得不爱说话,不爱笑,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一路上,云遇三番想开口,可睨着黄天化的脸色,她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月老宫到真君神殿的距离不短,他们无言,走的倒也快。黄天化站在殿门前,对云遇笑了笑:“快进去。”    “那你呢?”    “我?”听她这么问,他微微诧异,却仍是笑着,“我看着你进去,就回凡间。”    是了,他是三山正神,无召唤本不得擅离职守。    而他每次过来,都只是为了看看她而已。    想到这里,云遇的眼眶有些酸。    扶绪离开后,她唯一的亲人没了。除了黄天化,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了。    “天化。”小姑娘朝他缓缓张开了手臂,眼中含着泪,笑靥如花,“你来抱抱我。”    黄天化先是愣了愣,而后半是无奈半是好笑的过去,将她抱在怀里:“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快回去,不要在外太久。师兄最近忙着跟那只猴子周旋,一时顾家里不得,你要帮他顾着殿里。”    “我知道。”云遇打断他的话,不自觉地皱起眉,转身就走,“若你能和我说的只剩下这些,我看你以后也不必来了。危险不说,我也不想听。”    “云遇……”黄天化下意识想扯过她的手,可她走得快,他一句唤声刚落,她就已经“砰”地关上了门。    心里一时酸涩难耐,黄天化苦笑着按了按鼻梁——她以为自己对她失去耐心,却不知,这天规种种,非只凭一个“爱”字就能捱得过的。    前人无数例子,她怎么还没意识到呢……    这些年,他常常在想,若是有朝一日,他们的事情被凌霄宝殿那两位察觉怎么办?如今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天规更加严峻,诸神越发无情。    而他还没有绝对的能力保护她。    又轻飘飘地叹了一口气,他转过身,慢慢下了三重天。    云遇从门缝里瞥见他站了一会儿才离开,心里好受了些,她抱着胳膊,若有所思地靠了一会儿门,才转过身。    然方一转过身,她便觉着有什么飞快地从眼前掠了过去,而后一阵又麻又痛的感觉从腰腹处蔓延开,身体再也动弹不得。    后知后觉的不对劲才漫上脑海——方才殿外无人守着,她满腹心事,居然没在意。    放眼一望,看守神殿的天兵全被施了定身诀,以各种姿势被丢在一处。    那人拍了拍她肩膀,轻笑出声:“喂,三只眼呢?”    云遇看不见来人脸,也不熟悉他的声音,却几乎是一瞬间便知道了他是谁:“你是……那只臭猴子?啊!”    她的后脑被重重弹了一下,那人虽然控制着力道,却还是打得她眼前金星乱闪:“什么臭猴子!俺老孙乃是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孙悟空是也!叫那个三只眼出来,不然……”他哼哼两声,“不然俺老孙就放火,把这里全烧光,把你们一个个变成烤鹌鹑。”    知道是孙悟空,她倒是不担心了——杨戬先前说过,这猴子虽然脾气嚣张暴躁,本性却并不坏,相反,有时还过于单纯。    云遇稳了稳声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白了他一眼,冷声道:“不知道。”    “不知道?”他似乎是有点不耐烦,啧了声,“别耍花样,你若不说实话,俺老孙就先把你烤了。”    “真君向来独来独往,我也只是普通的婢女。”云遇眼睛一转,细声道,“不过据我所知,真君近日只忙着一件事,就是如何把你降了。他此时约莫着在花果山,你不妨回去看看?”    看猴子没说话,云遇继续道:“你不去找真君,在这里欺负一帮没有还手之力的小仙,还叫什么齐天大圣?不过……我约莫你也只能欺负我们了,真君对你并没有用出全力,你还打不过他呢。”    “胡说!俺老孙会打不过他?那是孙爷爷让着他!”他果然心思单纯,受不得激,当即在她肩上一点。    身子一轻,云遇瞬间掠出好远。同时双手飞快结印,正要捏诀离开,谁知偏在此刻孙悟空的脑子突然转过弯来:“你等等!”    云遇眼前一花,还没看清人影,又被他扯住了手腕,力气之大仿佛要将她的腕骨捏碎。    “你这丫头,好生牙尖嘴利,竟想用激将法激俺老孙!”    云遇正挣扎着,突然眼睛一亮,惊呼出声:“真君?!”    “哼,休想骗……”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觉着一阵劲风从后脑劈来,匆忙避过。    “真君!”云遇三步并做两步跑过去,站到了杨戬身后。    “我不去花果山拿你,你反倒自己送上门来。”杨戬淡淡道,面上无甚波澜,“很好。”    他微侧头,对云遇道:“哮天犬在门外,你们先离开。”    “可……”    而杨戬不听她再说什么,已经提刀掠了过去。    两人交手的身影快到她看不清,她略一思村,当机立断地退出了殿门。左右也帮不上忙,不妨去搬个救兵。    而她方走出大门,便听见候在门外的哮天犬一声惊呼:“主人!”    云遇匆忙回头,眼花缭乱间只见孙悟空当头一棒,霸道的棍风狠戾地朝杨戬砸去。    杨戬面色不变,微微错身一避,棍风堪堪擦过他的身体,打向他身后的房屋。    “咚”的一声闷响,他身后的房屋轰然倒塌。    而这时,一直八风不动的男人,脸色突然惊变。    “不!”云遇双眼骤然红了,不顾哮天犬的阻拦,飞身朝碎石烂瓦冲过去,“凤君……”    那间屋子里没有别的东西,只供着一簇凤凰的涅磐火。    杨戬飞快反应过来,在屋子完全倒塌之前,闪身冲进了废墟里。    他最后看见的,便是罩着那簇微弱到奄奄一息火种的冰晶罩,碎裂在飞起的尘埃与碎石间。    而后火苗闪了闪,熄灭了。    ——只要保护好这簇火,凤凰回来,不过是时间问题。    “扶绪……”他双目间的血丝仿佛要爆出,额间的青筋一道道狰狞起来。手指骨节捏得咯咯作响,他咬着牙,一字一句仿佛要刻进骨血,“孙悟空,我杀了你!”    三尖两刃刀的刀刃一转,强劲的刃风爆出,他周身围绕的碎石顿时化成粉末。    他单手捏诀,划过天眼,大喝道:“开!”    下一刻,手中凝了千斤之力,朝孙悟空劈头盖脸砸下去。    两人电光石火间过了数招,杨戬招招发狠,打得孙悟空应付的颇为吃力。    孙悟空琢磨不明白,明明先前的对战一直是旗鼓相当,怎么此刻他却宛如吃了大力丸似的。    真君神殿在两方夹击下变得惨不忍睹,三重天上空阴云密布,远处隐隐有战鼓的声音作响。    一切都不像好兆头。    “杨戬……”    一刀正打在金箍棒身,杨戬手腕一用力,将孙悟空连连向后推去。正在此时,他却听见了一声极为熟悉的呼唤。    这声呼唤轻得仿若错觉,在他耳边一闪即逝,叫他忍不住怀疑是自己魔怔了。    “杨戬。”    杨戬动作一顿,震开金箍棒,飞快朝后退去。    这次的呼声不仅杨戬听见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天兵天将一时不知道,可云遇却再熟悉不过。    她瞬间捂住嘴,脚步踉跄了几下。    声音就是从面前的废墟里传出来的,然而她却无论如何迈不动步子。    杨戬一刀掀开横七竖八的石块,然后在破碎的冰晶罩旁,他看见了那只缩成一团的,巴掌大的神鸟。    “杨戬!”又一声清清楚楚的呼唤,从神鸟的尖喙中发出。    喊了几次他居然都是这个表情,莫非她离开太久,他不认识她了?    想到这里,神鸟看杨戬的眼神都不对了,那眼神似乎再说,你再不过来,我就啄死你!    杨戬脚步迟疑,缓缓走过去。    这不是梦境罢?    他还没等看清抖成一团的小凤凰,肩背倏然一痛,随后整个人被凌空掀了出去。    撞碎了无数块裂石,血一滴滴向下淌,流进眼睛里,模糊了视线,前胸后背痛得仿佛要炸开,然而他却笑了。    会痛,这不是梦。    前年来,头一遭笑得如此开心。    不远处的天边显现出密密麻麻的天兵身影,伴随着雷震子那一声比雷还响的喝叱,缓缓映入到众人眼帘。    “妖猴,哪里跑!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还在疑惑杨戬怎么突然间不还手的猴子,当机立断地闪身遁了。    杨戬咳出一大口血,一悲一喜交加,胸腔痛得喘不过气,还没等眼前的浑浊劲儿过去,先失去了意识。    ***    三百年后,五行山。    “哎呀,你怎么弄得这样惨啊,瞧这可怜的。”少女杏目桃腮,眸中神采奕奕,虽是这么说着,面上却不见半点心疼。    她慢吞吞地剥了一个香蕉,递过去:“吃,慢点。”    “这没熟啊!”被压在五行山下,一身狼狈的猴子十分不满。    “我又不吃香蕉,哪里知道熟没熟。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少女坐在他不远处,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不会是故意戏弄俺老孙的。”这根香蕉实在涩得难以下咽,但他又舍不得扔,只好痛心地一口吞下去,险些被卡死,他气得转过头,朝不远处站着的男人喊道,“三只眼,你们是故意来看俺老孙笑话的么!”    “看你笑话?”杨戬皮笑肉不笑地半侧过身,指了指自己肩膀,“我这块骨头当初被你一棒打碎,至今尚未痊愈。怎么想都知道,我不可能为了给你送香蕉特意跑一趟。”    顿了顿,他补充道:“你说得对,我就是来看你笑话的。”    “你!”孙悟空气得直喘粗气,想拿手里的香蕉砸死他,却又舍不得,“你快滚!”    “好了,不要吵了。”扶绪笑着看他们拌嘴,笑够了,才慢吞吞道,“我真的是特意来给你送香蕉的,不过这次没摘好,下次保准给你摘最新鲜最可口的来。”    小姑娘眼睛弯成一道月牙,一番话下来,孙悟空也消了不少的气。他偏过头不看杨戬,对扶绪低声道:“哎,小鸟,你能不能看见山上挂的东西?”    扶绪抬头看了看,摇了摇头:“我什么也看不见。”    “唉,那算了。”孙悟空又剥了根香蕉,咬了两口,气呼呼道,“不过,看在是俺老孙把你放出来的份上,你下次过来,带着蟠桃来,这也太难吃了。”    “孙悟空,要脸吗?”杨戬冷冷出声道。    扶绪笑看杨戬一眼,对孙悟空道:“我下次见你的时候,会带的。好啦,我们耽搁了这许久,也该走了。你多保重,有什么风吹雨打的,你就朝上边报杨戬的名字。”    反正也没用。    扶绪挥别孙悟空,拉过杨戬的手腕,并肩向远处行去。    而只能抱着几根香蕉的孙悟空,看着他们携手离去的身影,在某一瞬间,心里突然涌上一股莫名的情愫。    那是他还不知道,这种情愫便是羡慕。    杨戬紧紧握住扶绪的手,却沉着一张脸,半个字不说。    扶绪觉着好笑,故意逗他:“你怎么了?”    “没。”几千岁的神仙,情绪一旦上来,还像小孩子一般。    扶绪没忍住,笑了出来:“我来看他,你生气了?”    “不……”    “怎么说也是因为他,冰晶罩才被打碎的。”扶绪想起往事,一阵唏嘘,“不过我很好奇,用冰晶罩住涅磐火的法子,是谁想出来的?冰与火天生相克,尤其冰晶,号称冰中坚固之最。我早便有了意识,只是被困于冰晶罩里,怎么也出不来。若不是孙悟空阴差阳错打碎它,你怕是一辈子都见不到我了。”    向来冷冰冰的二郎真君,在一个少女面前,居然罕见的涨红了脸:“是哮天犬想的……不过我不是生气这个。”他故作严肃,“你真的要给他摘蟠桃?”    “原来你在生气这件事。”扶绪眼睛一转,忽然踮起脚尖,凑在他脸颊边,飞快地印了一个吻,“我说下次见他,又没说什么时候见他。让他等着。”    “你呀……”    “我就是故意的。”扶绪眨眨眼,狡黠地笑了,“谁让他当年把你伤得那么重,想起就生气。”    一阵热意从她吻过的脸颊漫开,散到四肢百骸。    他看着身侧精神奕奕的少女,半晌,忽的抬手抱住了她。    “哎?”扶绪把脸埋在他的颈窝,虽是不解,却还是圈住了他的腰。    “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儿。”    自她离开,他做过无数她回来的梦,无一不是在希望中得到更多的绝望。    而她即便回来,百年之间,他也一直活在患得患失中,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生怕还是一个梦,梦醒了,她就不在身边了。    直到此时,嗅着她隐隐的发香,感觉着她有力的心跳,他才觉着,这次真的是她回来了。    在关心孙悟空的同时也不忘戏弄他,这才是真正有血有肉的扶绪。    是她回来了。    “凤凰殉世后,天下太平,海晏河清。”他缓缓直起身,捋顺她被风吹得稍有凌乱的发丝,柔声道,“我们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好。”    声音含着笑意,却无比坚定。    他们的手紧紧握着,向远方慢步行去。    从此任人间朝代更迭、任凡人朝暮轮回、任沧海桑田变换,都再也、再也不会分开。    天下盛景,有你陪我看完。    =======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终于完结啦(*/ω\*)    严格上来说,这是蠢作    第一篇文,框架文笔十分不成熟,既没法让人感同身受,也有诸多bug。而且蠢作今年事情有点多,总是更更断、断断更,拖来拖去,一篇三十万字的文,写了半年,前边好多伏笔都忘了……    扶绪与二哥从此幸福的在一起啦,他们之间彼此付出,早已密不可分。    瑶姬与杨天佑同样happy ending,虽然前世受了诸多苦难,可今后的生生世世,只要杨戬和月老还在一天,就会永远幸福。    杨婵和聿潜,虽然他现在不能化成人形,是个小遗憾。可千百年的修炼会让他们都变成更好的自己,以后以更好的面貌来相见。他们之间的事我大多都是一笔带过的,如果有人想看的话,等我考完试,再来填几篇不v番外。    云遇和天化……他们就不是那么幸福了。不过留个悬念,下篇再讲。    蠢作在这里厚着脸皮求个专栏里文的预收,也求个专栏作收,么么啾(*/ω\*)    下篇暂定八月开文,我已经和基友约定好,一定日更,不然就是居!!!!    在这里,我要特别谢谢一直追正版留评的小天使,如果不是你们,我肯定肯定写不下去。    而且我一直觉得盗文网不干净,无论是从广告还是页面本身。何况一篇三十万的文也就七八块钱,一杯奶茶钱而已,还是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正版文,多多和喜欢的作者互动,没准收到个大红包,这篇文钱就有了呢(*/ω\*)    完结撒花~    本章留评发红包~金额随机_(:з”∠)_    我们下篇见(*/ω\*)

写私信

评论一下[杨戬]谁说不能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