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终章(二)

在线书吧欢迎您!
    城楼下的人仰头看着于暖,见他拉着一个孩子, 提着一把剑站在城墙之上, 大有同归于尽之意, 便觉得此人已神志不清。怎能把那小小的孩子拉来垫背, 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他怎做得出来。    是以, 当看到顾南辰一步步的走上城楼时, 众人心中都由不得提起一口气, 想知道顾南辰会怎样救那孩子, 想知道顾南辰会怎样对付于暖。    于暖站在城墙上俯视着下方,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看过随安,当真是人山人海, 繁荣景盛。    邵容勤已经被这样的站立而吓的浑身发颤,带着哭腔对于暖说:“先生, 我们下去,我害怕。”    于暖抬手去推死死抱着他的邵容勤, 想让他和自己拉开些距离, 但这一动作惊得下方之人发出叠叠惊叫怒骂之声。    莞尔笑了笑, 于暖按着邵容勤的脑袋, 将他与自己分开了些距离,问道:“你害怕什么?”    邵容勤泪眼朦胧的说:“这里太高了, 我怕我和先生都会摔下去。”    于暖盯着他,淡淡道:“担心你自己就成了。”    邵容勤像猫一样,就往他身上蹭, 扬着胳膊要去抱他,“先生,我怕,我怕。”    于暖未应,眼角一抬,看到顾南辰已走了上来。他随即扬起嘴角,眼里都是笑意,只是那笑未达眼底,“你来了。”    顾南辰缓步而来,面上亦无任何表情,看了眼他,又看了眼邵容勤,发现邵容勤小小的身子被高风吹的瑟瑟发抖时,眉头轻轻一拧。    “舅舅!”看到顾南辰出现,邵容勤高兴的大叫起来,手里还拽着于暖的袖子。    顾南辰瞧了一眼,忽然飞跃而来,他的轻功卓绝登顶,身形极为缥缈,站到于暖面前时,邵容勤已经被他从于暖手里拽下,放在了地上。    邵容勤坐在地上四肢仍是软的,站都站不起来,他仰头看着他的舅舅,以为他会来抱自己一把,却见他的舅舅和他的先生正相互对峙,而他的先生手中的剑已经抬了起来,寒意浓烈的剑尖正距离顾南辰咽喉不足一掌的距离。    “暖暖~”顾南辰柔柔的唤了一声。    再见到这张熟悉的脸,于暖发现自己没有什么辩驳,没有什么千言万语可说。他知道,顾南辰是相信他的,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顾南辰都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因为他什么都知道,所以在计划,在做选择之时,他的头脑才会如此清晰,决定才会如此坚定不移。    “我来接你了。”顾南辰温声说道,看于暖的眼神一如从前。    于暖心里一抖,手上的剑却没有放下,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忽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他,这么多年,从他们相遇开始,他一直信着他,依靠着他,他不相信任何人说的话,却独独相信他。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连他的话,自己都要斟酌再三。    “公子,我不敢再跟你走了。”于暖偏了下头,语气是顾南辰熟悉的绵软,只是那绵软里多了无穷无尽的迷惘。    顾南辰感受不到面前长剑对他的威胁,还向前迈了一步。这一迈让于暖下意识的往后退去,令那锋利的剑尖避开了顾南辰的咽喉。    “暖暖,我说过的,解决了这次的事,我们就走,我答应过你的。”顾南辰哄着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于暖,他站在百丈之高的城墙之上,飓风吹起他那一身耀目的红装,一头浓墨长发在他身后随风而起,美的耀眼夺目,可他却轻如浮萍。顾南辰忽然发觉,这么多年来,于暖如履薄冰的活着,被人当棋子一样的活着,他唯一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可他却从未让自己难做过,从未...    “走?我哪儿都不想去了,懒得动弹呢。”于暖笑着应道,而后抬眸轻轻瞥了眼下方瞩目着他,似乎想看他怎么死才够惨的万千居民,“我在想,如果我在随安各个据点掩埋炸*药,这些人是不是都得给我陪葬。”    顾南辰看着他,笃定的说:“你不会这么做的。”    于暖仰头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越笑看起来越邪肆,他那一副形容看在众人眼里,当真是让人觉的又美又邪。    忽然,于暖向前一步,剑尖顿时抵在了顾南辰的咽喉,“是么?可是我病了,疯魔病,得这种病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怎知我不会呢?”    “暖暖...”看着这样的于暖,顾南辰心痛不已。    于暖瞧着那张无数次寻入他梦境中的脸,看着他面上的痛惜之色,忽然痴痴的问:“我这样的病,你会治么?”    顾南辰听后,良久没有说话,城墙之上除了席卷而来的高风,什么声音都没有,连邵容勤都停止了哭泣。下方仰头凝望的军民更是没有一个人出声,离得太远,他们听不清上方两人都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以顾南辰的能力,要想除掉于暖是轻而易举的,但是他却任由于暖拿剑指着他。    他们不由得想起,顾南辰两年前在大殿之上说的那番话,顿时有些气血上涌,不知该骂顾南辰不分是非,为情无脑,还是该赞叹,这世间竟真有这样的真情,还是两个男人。    正在他们各自思忖之时,一件令他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以至于许多年后,这件事写入史册后,都再没有人能重现今日这般盛大的场景。    天地为证,城墙为凭,千军万马为媒。顾南辰缓缓的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银戒,那银戒在阳光的折射之下,照在刀光剑影之中,铺开一层层夺目的银光,映在所有人眼中。    “那是何物?竟如此璀璨?”下方众人惊讶于顾南辰手中之物,小小的看不真切,却能照射出这么强大的光芒。    于暖看着他手上那枚小小的银戒,拿着剑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顾南辰看着他的反应,忽而后退一步,举着银戒就在这万众瞩目之下,缓缓的单膝跪地,道:“你说呢。”    这一跪,下方传出此起彼伏的吸气声,大家都惊呆了。    于暖同样怔愣着。    “暖暖,我说过,总有一天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名正言顺的伴侣。”顾南辰一边说一边握着于暖拿剑的手,把他的剑从手里拿下扔在一旁,继而将那枚银戒缓缓带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这举动再次让下方响起一片又一片的吸气声,更有人大喝,“顾公子,那可是是弑天子杀储君的凶手啊!”    这一声响起,同样又是一片附和之音,然而顾南辰却不管,只忽然向下看了一眼。    顾筹见顾南辰看向他们,立刻会意,一抬手,便有人将邵凛元和荆如押了出来,连邵容勤不知何时都被人抱了下去。    于暖听不清下面在说什么,在闹什么,但看到出现的人时,瞬间就有些明白了。    “这样好的日子,我实在是不想让这些事来扫兴,但是没办法,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好不好。”顾南辰仍旧握着他那只带着银戒的手,温声说道。    “你早就知道?”于暖看着他。    顾南辰点头,“是我动作慢了,让你背此恶名。”    于暖看着他,嗤笑了一声,“你从未慢过,每一次我出事,最后,都是你为我洗刷的罪名,每一次洗刷总伴随着一份好处。这一次的好处又是什么呢?”    顾南辰握他的手更紧,道:“没有人再能误会你,不管是从前的事,还是如今的事;暖暖,最后一次,相信我,我再也不会负你。”    于暖明白他的意思,如此盛况之下,他今日所做所言,定能流传甚广,再没有人能污蔑自己一分。    “太疯狂了,千军万马的...”于暖淡淡的说,不去看顾南辰。    “暖暖,我真的会履行我的诺言,相信我。”    于暖看着单膝跪在他面前的男人,心中五味陈杂。    顾南辰站起来,伸手一拉,将他一把拥入怀中,感受着他身上冰凉的温度,道:“暖暖,我的血液骨髓里都刻着你,我是你的,永远都是,我爱你。”    于暖忽然有些崩溃和委屈,他靠在顾南辰身上,眼泪汹涌流出,脆弱的哑着声音说:“流放那天,我很害怕。”    顾南辰心脏突突的跳着,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对不起,再也不会了,暖暖,再也不会。”    于暖抽噎了一下,泪水顺着脸颊滑到嘴里,一同滑进来的还有顾南辰温暖的舌尖。    下方正在发生什么,两人都不再关心,连那一片片的吸气惊叫声都不在意。他们站在高高的城墙之上,在万众瞩目之下,深情相拥,这是对世人所有猜测,所有议论最好的回答。    ***    “这就是咱们的好儿子。”顾文津在下首看着,沉沉的叹了口气。    承瑶长公主倒是豁然许多,“一生只追求过一个人且还得了圆满,这多难得。”    顾文津哼了一声,“弄得这样大,调动了这么多兵马,可你看看他都做了什么事!这传出去,岂不是让他国看我大渝笑话!”    承瑶长公主看着上方的儿子,道:“天子和太子被杀,这是何等大事,南辰这么做不仅能立威,能给于暖洗刷罪名,有什么不好的。”    顾文津听后,也不知该说什么,这么多年,他也算是看明白了自己儿子的心意,那个于暖对他当真是重要至极,“我就说,他早就抓到了荆如,找齐证据,查明了真相,却还要抓于暖,还弄出这阵仗,就是为了当下。都说于暖疯魔,我看他才是真的疯魔了。”    承瑶长公主眼眶有些湿润,声音却还是温和的,“随他去,南辰被我们逼的还不够苦么,如今一生一世一双人,多好。更何况,皇上猜忌顾家已久,如今去了也好,只可惜了凛忻...”    顾文津叹了口气。    ***    于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城墙上下来的,他只知道顾南辰吻着他,最后抱着他,从城楼走下来。待他再站在万千军民面前时,再没听到一句异议。    他任由顾南辰抱着他从人群中走过,光明正大的依靠着他,这是他和顾南辰曾经最希望的,如今终于做到了。    当日,全城素缟,以祭天子和太子。    夜里,顾南辰看着停在仪殿内的两樽棺木,上香跪拜之后起身上前,站在邵凛忻的棺木前,眉宇间的痛色终是压制不住,“凛忻,我对不住你。”    无论如何,邵凛忻都是因为去兖州看他才会出事。    “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兄弟。”顾南辰说着,将手放在棺木之上,忽然下首传来邵容勤嘤嘤的哭声,顾南辰走下去看着跪在蒲团上,一身素白的邵容勤,将他抱在怀里。    邵容勤抽噎着问他,“舅舅,你是不是要走?”    顾南辰未应,邵容勤虽年幼,但大渝还有他父亲顾文津在,有周元和季如海等人在,扶持幼帝,足矣。    “先生他也会走,是么?”邵容勤哭的伤心,紧紧的拽着顾南辰的袖子,好像一松手,顾南辰就要不见了。    “容勤,你会是个好君主的,对不对?”顾南辰温声问道。    邵容勤哭声越来越大,他点着头,又摇着头,说:“舅舅,你别走了,你和先生都别走,好不好?”    顾南辰抱着他,用手逝去他面上的眼泪,轻声哄他。    于暖站在殿外一角看着,微微垂了下眸。    “公子,荆如已经就死。”杨骏上来禀报后续事宜,于暖未出声,他便继续说:“是自尽的。”    于暖点了点头,淡淡的“嗯”了一声。    杨骏看了眼里头的画面,他知于暖现下定是有些犹豫,但他却不好过多干涉,倒是一旁的于沁说:“哥哥,虽现下是还了你清白,但咱们和大渝总是敌对过的...”    于暖收回目光,也没有看于沁,只抬手看着手上的银戒,道:“我们走。”    ***    三月后,登基大典    顾南辰看着身穿龙袍,也仍旧小小一团惹人怜爱的邵容勤,蹲在他面前揉着他的脑袋,温声说:“容勤,你以后就是身系万民的帝王了,答应舅舅,一定要做一个明君。”    邵容勤吸了吸鼻子,“舅舅,你不陪我吗?”    顾南辰道:“对不起容勤,舅舅这一次要拒绝你,因为舅舅想陪着最想陪的那个人。”    邵容勤眼睛里包着眼泪,又听顾南辰说:“周先生已经答应入宫为你授课,还有季师傅,他们二人都是当世大学,你要好好听话。安斯也会教导你武学,你将来会是个文治武功都十分出色的帝王。”    邵容勤知道多说无益,吸了吸鼻子,左右看了看,道:“先生呢?”    顾南辰轻声道:“他在等我。”    邵容勤抽泣了一下,最后垂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你们会回来看我吗?”    “当然会。”    “那舅舅替我告诉先生,我对他磕过头,我这辈子只认他一个先生。”    顾南辰听着,心下一软,“好,我一定告诉他。”    “行了,都是要走的人,说这么多做什么。”顾文津迈步而入,他来接邵容勤往登基大典去;承瑶长公主也已进宫,以后邵容勤起居等事宜皆由她负责了。    “爹。”顾南辰唤了一声。    顾文津摆摆手,“行了,走,有良心你就常回来看看,没有就算了。”    顾南辰笑了,“您放心,我又不是闹失踪。”    顾文津哼了一声。    “爹,多谢您,您放心,我会回来的,带着暖暖。”    顾文津看他一眼,眼中浮现一抹慈爱之色,片刻后又散去,只摆摆手,牵着邵容勤走了。    登基大典,隆重而盛大,引得万民涌向皇城围观,顾南辰却独自一人策马而去。    于暖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离开了随安,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顾南辰却是明白的。他知道于暖并非在为难他,而是在等他,三个月会等,三年会等,三十年也会等,可他等了自己那么多年,自己不能再让他等了。    莲湖小国内,此刻正值莲花盛开的季节,于暖坐在轻舟内徜徉在这一片看不到尽头的莲湖中,闻着清香的莲花,勾勒着一抹微笑,四周有不少采摘莲子的人,他也跟着摘了起来,整个莲湖内充满着一片平和的欢声笑语。    他站在轻舟上,弯下腰摘了些莲子和莲花抱在怀中,翩翩红衣,却清爽宜人。    忽然之间,原本嬉闹的人群皆惊讶了一声,指着前方来人交头接耳起来。    于暖顺着他们的视线,抱着一簇莲花转身看去。岸上,那个英俊帅气的男人骑在骏马之上,穿着一身绣着莲花图案的蓝衣,正微笑着凝望着他。    “公子~”于暖唤了一声,笑容依恋又明媚。    顾南辰翻身下马,急不可耐的朝他的小羊走去...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完结啦~我纠结了两天还是选择了这个结局,虽然有不完美之处,但已经是暖暖和南辰最好的结局。我也想过让他和南辰一起位列朝堂,扶持小皇帝,可我觉得那样太累了,暖暖从来都是想简简单单的生活的,所以我选择了这样的结局,嘿嘿~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这文我写的倍儿纠结,也没有把它写好,但能走到结局还是开心的,以后多练笔一步步提升。    这里待开新文求个预收,希望大家会喜欢,么么么哒~~    《摄政王每日都要伺候朕》    当红偶像宋廷穿进了一本权谋小说,成了那个每天提心吊胆唯恐被摄政王逼宫的废材皇帝。然而那废材皇帝最后竟是自己把自己吓死的。    对此,宋廷的态度:只要心态好,保管活到老。有什么事都问摄政王去。    撂挑子的宋廷从此浪得飞起,上街抓下小贼,微服出巡体察下民情,体验生活当当平民。    对此,摄政王的态度:把那贼困住让他抓,打点好沿路安全让他出巡,想办法送个大宅子给他当平民!    某日,宋廷迫于朝野施压不得已立后,可洞房花烛夜,看着一身喜服的摄政王,宋廷一脸懵逼:“那个,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陆炎:“伺候你惯了,换了别人,本王不放心。”    宋廷:WOC?这哪儿跟哪儿啊?

写私信

评论一下落魄嫡子在线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