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破产第五十七天

在线书吧欢迎您!
    池彻是书里未曾提起的人物, 他要是质疑姜枳的说法,让她举证, 姜枳搜肠刮肚也难找出一个能说服他的理由。    何遇和池彻不同。    何遇是书中的男主角, 他的心理活动全被作者公之于众,藏都没处藏。    姜枳要想证明自己阐述的内容,只用挑两段何遇过去有过的心理活动念给他听。    唔, 还应该挑那种能令何遇羞耻的私密心理念, 最好是他听完就会羞愤到一头扎进河里溺死的那种。    何遇不知道姜枳的打算,也不想相信她说的话。    一来,姜枳讲的内容太玄, 要不是她表情严肃,何遇听完第一句就想报警喊人把门口这两个疯子抓走。    二来, 如果她讲的是真的,那就意味着他只是一个虚拟的角色, 他爱过的女孩、交过的兄弟、爱恨交加的父母, 是假的,他的追求和理想抱负是假的,就连他每次面对选择时的纠结痛苦无助, 也都是假的——    全都是被设定好的,必经的,□□控的。    他没有自主选择权。    何遇以为人生所能攀岩到的最高顶峰,就是可以随意操控别人的人生。    哪知,他连自己的人生都操控不了,不仅选择答案是注定的, 就连他做选择时要纠结几次,都是被人设定好的。    这太恐怖了。    不仅如此,听姜枳说,阮甜甜本人是没有问题的,她的确很善良单纯,设定中就是这样,全文也没有任何一个心理活动是肮脏龌龊的,更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何遇的事情。    是小说作者穿到了阮甜甜身上,他们后来看到的一切污糟事,都是那个叫夏素薰的女人做的。    虽然何遇在之前已经坦然承认了,他移情别恋了姜枳。    但不代表听完这番表述后,不会为阮甜甜揪心。    他宁愿相信阮甜甜是坏的,也不希望善良的她遭受了这样巨大的磨难。    还有最主要的,一旦夏素薰死亡,整个世界就会毁灭是怎么回事?    这也太恐怖了。    多种不敢相信加上对世界毁灭的恐惧,导致何遇拧眉听完姜枳所讲后,摇摇头。    “不是我不信你,只是你不能光讲故事,至少要举出一个能让我信服的证据才行。”    池彻“啧”了声,嫌何遇麻烦。    姜枳脸上却没任何不耐的神色。    何遇不信是早在她意料之中的反应。    证明不难。    姜枳本身的记忆力就很强,书中还有几处和何遇有关的情节尬破天际,让她印象深刻。    距离姜枳看那本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那几处尴尬情节的每一个字还如梦魇般、深深印在她的脑海内,甩都甩不掉,并且想起一次就抖一次鸡皮疙瘩。    正好今天接着证明的机会,尽数讲给何遇听,让他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看,当初他的所作所为与所思所想是有多么的……    姜枳想到这里突然卡壳,她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去形容她当时看到那些片段时的心情。    “首先是你第一次出场时的描写——”    姜枳清了清嗓子,念出了原文。    “何遇是谁?他可是圈子里赫赫有名的何少爷,不仅家世显赫,模样还是一等一的俊俏,是圈内所有适龄少女选择男友的第一人选。”    “见过何少爷的姑娘多说,他的五官犹如雕塑般立体俊美,但却不似雕塑冷漠,何少爷常常语面含笑。”    “不管何时何地看向他,他的唇角总是保持着微微上挑的弧度,不仅是唇,还有那双修剪精致的眉下的桃花眼,也时常含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    何遇摸了摸下巴,忽然觉得姜枳刚刚的说法有那么一丝可信度。    虽然这描写用的形容词,连小学生的水准都算不上。    却都是好话,都在夸他。    值得一信。    可当他听到姜枳下面的话,脸上得意洋洋的表情僵住了,随之升起的是羞愧之色。    姜枳照着记忆里念出的内容是——    “……这双桃花眼最是迷人,被他似笑非笑地瞧上一眼,没有姑娘会不动心。就连姜家千金姜枳,也是被他这一眼勾去了魂魄,一见钟情。为了追求何遇,什么尊严什么脸面,姜枳把它们统统抛弃地一干二净。她不怕倒贴,就怕倒贴都追不上何少爷。”    明明念得是以贬低姜枳来抬举何遇的片段。    可姜枳念得气定神闲,池彻也听得心无波澜,反倒是何遇听不下去了,竟然尴尬地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根。    他轻咳了一声,企图打断姜枳。    姜枳却视若无睹,径自又说了下去。    “……可面对姜家千金的死缠烂打,何少爷竟是一次都没动心过,起初他以为自己是将姜枳当妹妹才无法心动,直到看见阮甜甜,娇娇的姑娘托着尾音,用又细又软地甜嗓跟他打招呼。那一刻,何少爷的心被狠狠地揉了一下!”    这什么鬼形容。    何遇的心是面团吗,还狠狠地揉了一下。    池彻闻言都忍俊不禁,更何况是主角何遇。    此刻的他感受到了无尽的羞耻,涨红了整张脸。    见姜枳好像还想降下去,他急坏了,疯狂摆手打断她。    “好了好了我信你了!可以了!别说了!”    虽然这是他的真实想法,第一次看到阮甜甜时,就是在她跟自己说话时心动的。    也的确,当时他的感受就是心脏被狠狠地揉了一下。    可怎么用文字表达出来时,那么傻??    何遇羞愤到了极点,耳朵都嗡嗡在响。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勉强平复下心情,敢抬头重新面对姜枳和池彻。    哪知一抬头,就瞧见满眼促狭来不及伪装的姜枳。    靠……    这女人是故意挑这段讲给他听的,目的就是要讽刺他。    算了。    既然姜枳说的是真的,那他所有丢人的事情她应该都知道了,现在肯定不会是她见过的最丢人的那幕。    没什么可怕的。    何遇便装没瞧见,问起了正事。    “可是,如果真如你所说,我只是她笔下的一个人物,那她对我应该是没有感情的,说喜欢我也只是想利用我去气你。你要我去稳住她,我要怎么稳住她?她会听一个工具人的话吗?”    何遇对自己的定位倒认识的清楚。    姜枳也想过这点,但后来又想到,夏素薰将女主设定成她自己的面貌,将女配设定成姜枳的面貌,那男主有五成以上的概率会和夏素薰在现实中的男友长相一样——    就算长相不同,他身上也肯定有某些地方和林又知相同。    夏素薰现在想要自杀,无非是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觉得孤独绝望。    那这个时候让何遇出现,装出深情相,对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告诉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爱着她的。    夏素薰应该就不会再轻生了。    何遇还有疑问。    “装深情?怎么装?”    姜枳原本想回:    ‘这不会很麻烦,只用偶尔和夏素薰见面,并且时常跟她通话,开导劝慰她,就能稳定她的情绪。’    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池彻却在听了何遇的问题后,眸子微挑,抢在姜枳开口前回答了何遇。    “很难吗?我记得何先生最会装深情了,先前对我的未婚妻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不就是教科书式的装深情吗?”    何遇:“……?”    不就是骚扰过姜枳几次吗。    都说了是作者写的,是作者操控的他,又不是他自己想这么做的。    这个池彻可真够小气的。    不过这对儿坏心眼的‘狗男女’一人欺负了何遇一次后,何遇反倒轻松了不少。    他忽然觉得,惊天秘密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行,我试试。”    何遇同意了。    虽然何遇同意了,还想了许多种对夏素薰装深情的句子,练出了各种表情,却一直没派上用场。    因为他要演戏,得等夏素薰苏醒才行,哪知夏素薰在发生灾难那天虽然被抢救回来了,却一直没有苏醒,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夏素薰的状态让人心中没底,她醒来可能不会吃何遇那套,又去寻思,昏迷更不保险,指不定哪天就停止了生命特征。    但三人都默契的没提这件事,即使世界第二天就要毁灭,他们在今天也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共同维护他们正在生活的地球。    何遇每天至少询问三次夏素薰的状态,以备能在她醒来的第一时间出现,稳住她。    姜枳与池彻去往了不同的城市,帮助灾民重建家园,每月团聚一次,虽然聚少离多,但他们知道这是值得的,是必须的。    他们都有必须保护这个世界的理由。    时间一晃过去三个月,又到了十月一。    姜枳坐在最近正在帮助重建的孤儿院里,和池彻打视频电话——    两个都是忙人,难得清闲,更难得一起清闲。所以一旦两人都有时间,就会开视频。    “你今晚吃的是饺子?”    池彻眼尖,瞧见了被压在碗底的肉馅,立马凝了眉。    “为什么我没看到别的食物?只有饺子吗?”    姜枳不爱吃肉馅,无论是饺子还是包子,她都只吃皮。    哪怕是馄饨,她也要把馅剃出碗,只吃边。    “嗯,今天老师们教小朋友们包饺子,所以中饭和晚饭就都是饺子,要是不吃完的话很浪费。”    姜枳也知道自己不吃馅会浪费,刻意盛的很少,只捞了几个。    “你是担心我会吃不饱吗?不会啦,小朋友们好像都很喜欢我,每天都会把老师发的零食藏起来,到了晚上挨个塞给我,我这几天都快被喂胖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眯着眸子,眼尾上挑,骄傲的不得了。    像是要印证她的话。    姜枳话音刚落,就有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一摇一摆地跑了过来,径直扑向了她的怀中。    “姜姐姐、姜姐姐,我想吃糖,今天只有饭饭没有糖。”    姜父姜母和池老,三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的视频通话。    正撞见六七岁的小丫头跟姜枳撒娇的这幕。    “应该是没来得及发,今天事情太多了,等吃完饭就会发糖了。”    姜枳弯起食指,在小姑娘的鼻尖上轻轻刮了刮。    “还有,小羽毛不乖哦,怎么又叫我姐姐?要叫老师,姜老师,知道吗?”    “不要!”    小羽毛从姜枳的怀里挣开,水灵灵的大眼瞪得圆溜溜,叉着腰摇头。    “就要叫姐姐,姐姐比老师年轻!”    乖巧的模样搭配上嗲声嗲气的奶音,可爱极了,正因为太可爱了,姜枳反而想逗逗她。    “哟,小羽毛嘴怎么这么甜,是不是偷吃糖了?”    姜枳故作严厉地问,见小女孩脸上闪出慌张的神色,才不再逗她,笑着给她指指旁边的门。    “好了不吓唬你了,小羽毛不是想吃糖吗,那边是厨房,糖果都放在里面,小羽毛可以进去挑自己喜欢的种类吃。”    一个是粉雕玉琢的女娃娃,一个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两人斗嘴的画面看上去养眼又有趣。    不仅几位长辈看了忍俊不禁,就连池彻也是敛眸含笑。    ‘哎,我觉得咱们家女儿挺会带孩子的,要是未来有了孙子或者孙女……’    姜母捅捅姜父,无声地指指屏幕上的小女孩。    姜父秒懂,并且点头表示同意。    ‘我也觉得,最好是个孙女,和枳枳一样可爱。’    池彻的注意力都在姜枳身上,没注意到挤眉弄眼的姜父姜母,可他俩的互动却被池老尽收眼底。    池老觉得这两个小辈互动实在有趣,便捏着胡子多看了几眼。    结果看着看着,就忽然有些眸光氤氲了。    他有点羡慕,又有点欣慰。    在池扬和霓杳刚结婚那会儿,池老就幻想过三世同堂、孙子长大时,池家的模样。    在池老的幻想里,迈入中年的池扬和霓杳,就应该眼前姜父姜母的样子。    池彻倒没想到下一代的问题,他笑只是因为觉得姜枳可爱。    谁都没有出声打断她俩的交谈,直到看着小羽毛跑去厨房拿糖果,姜枳重新看向屏幕,还以为这下大家可以好好打个招呼了。    哪知,四人谁都没跟姜枳搭上话,就见姜枳那边的屏幕闪了两下——    黑了!!    池彻瞳孔骤然一缩,莫名不安涌上了心头。    几位长辈都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是惊了一下。    岳冉茫然地问池彻。    “枳枳怎么了,是我们突然出现吓到她了吗?”    “不至于。”    姜父咳嗽了声。    “枳枳胆子没有这么小,怎么可能因为惊吓直接挂断电话?应该是突然没信号,掉线了?”    池老看到池彻表情,立马就明白了,紧缩深眉。    “是枳枳那里出事了吗?”    姜父姜母这才被点醒,两人脸唰地变得惨白。    “出……出事了?出什么事了?难道又地震了?”    姜枳目前所在的孤儿院,正是最容易地震的城市。    两位老人即使不知道夏素薰的事,也猜到了可能是地震。    “先别着急,我先给她拨个电话,有结果了回复你们。”    池彻预感不好,但还是要先稳住三位老人,怕他们被吓出个好歹。    说完便挂了视频电话,给姜枳拨通电话。    连播了两次,都是忙音。    他便知道,那个预感已经有七分是真的了。    剩下三分……    嗡嗡、嗡嗡——    在他不再拨打姜枳电话时,何遇的名字显示在了手机屏幕上。    池彻刚按下接通,就听到何遇那边极度焦急地朝他喊。    “夏素薰死了,怎么办啊?你那里出事了吗?我刚才给姜枳拨了电话,她没接,她现在跟你在一起呢吗?”    剩下三分也可以确定了。    真的出事了。    池彻根本没有回复何遇,连电话都忘记挂了,攥着手机就朝外赶。    他一路上撞到了好几个人,不仅没像平时一样将他们扶起来,甚至连道歉都没有,只是闷着头往前赶。    仓皇、无助、惊慌。    这些情绪都是第一次出现在池彻脸上。    该是有多么害怕,才会让他失去对表情的控制能力。    好不容易跑到车库,进了车,车钥匙却几次插不进去。    重复了几次后,池彻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是按键就能启动的车。    真是关心则乱。    事实上,池彻只要在稍等一会儿,就能接到详细的消息汇报了——    夏素薰虽然死了,可世界各地都没有出现上一次的危难状况,只有姜枳所在的城市地震了,而且震得范围很有针对性,只震了姜枳所在的那一栋楼。    因为最近经常地震的缘故,大家都练就了一身的逃难本领,虽然孤儿院里都是小孩和女老师,但在有了震感后,立马训练有素地排着队离开了孤儿院,去了空地。    姜枳殿后,原本离空地就差一步的距离,突然想起小羽毛还在厨房拿糖,便喊了句。    “我回去找小羽毛!”    然后就转身进了房子。    然后没过多久,房子便塌了。    虽然池彻知道这个消息后,只会更加不安,但他至少会因为心绪不宁去找个司机为他开车,而不是在行驶到一半时忽然听到这个消息,一脚油门踩上去差点撞向高速围栏。    幸好两人所在的城市相隔不远。    开车上高速,平时需要两小时才能到达,最近因为国庆免过路费,但大家又没心情出游,所以高速既省去了刷卡过路的时间,又避免了堵车,畅通无阻。    从隔壁市到姜枳所在的孤儿院,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小时十五分钟。    车程不算远,池彻有惊无险地抵达了孤儿院附近,下了车连车门都忘记关了,直接冲向了被黄带隔开的救人现场。    “怎么回事,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找到人吗?”    他望着地上的砖瓦,想进去帮忙,却又怕自己添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站不住,却又走不开。    因池彻和姜枳在这几个月里一直在前线帮助灾民的举动,全国人民基本上都认识他们两个的脸——    以前是只有年轻一辈知道,因为网上经常出现他们的八卦。    现在是老老少少都知道,毕竟连新闻联播都报道了两人的事迹,称两人为‘最有爱的年轻人’。    所以周围人一看问的是池彻,不仅跟他详细解释了‘有电线杆倒在了上面,刚处理好,你别着急,他们正在努力救援’。    还有人朝池彻大喊。    “别担心,池先生,好人有好报,姜小姐一定会没事的!”    “好人有好报……”    池彻动了动唇。    但愿。    ‘枳枳,你一定要没事。’    ‘夏素薰死了,世界却没有被破坏,一切灾难都要过去了,我们祈祷的平安喜乐马上就要如愿到来。’    ‘你一定要亲眼见到这一切。’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虽然在现实中,这句话总是被人质疑,但在书中,在这次,它应验了。    夏素薰和世界的羁绊随着她在病床上昏迷的时间,逐渐减弱。    终于在她生命走到尽头,世界意志最后为她效忠,震动了姜枳所在的那栋楼,还造成意外刻意诱姜枳回到了那栋楼里。    可在姜枳带着小羽毛往外跑时,小羽毛突然脚腕抽筋,倒在了一处墙角。    姜枳跟着弯腰,正打算将她抱起,就看到她刚刚本打算跑去的地方,跌落了一块巨大的横梁,要不是小羽毛突然脚抽筋,她和小羽毛就都要被砸死了。    但姜枳来不及后怕,因为横梁砸下的地方,正是她目前为止的唯一出口。    看来现在是出不去了。    姜枳没有犹豫,立马环顾四周,找到了一个目前为止最佳躲避碎石的角落,抱着小羽毛跑了过去。    也真就那么巧。    她刚抱着小羽毛过去,身后就想起了崩塌声与碎裂声。    不过几秒,姜枳眼前便黑了,身后贴着石块,头顶挨着石块,站不起来也趴不下,只能弓着腰将小羽毛护在怀里。    姿势难受,但好歹保住命了。    只要再等一两个小时,就会有人将她们救出去,眼下虽然难过,但也可以忍耐。    可姜枳不知道外面的状况,她甚至不知道这次地震只震了孤儿院一处。    所以,在猜测这么强的震感会不会是夏素薰出事了后,姜枳又开始担心起了池彻的安全。    池彻在外面因担心姜枳,几次差点在高速路上撞车。    姜枳更不好过,她不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去,还要担心在另一个城市的池彻怎么样了,他此刻会不会也被困在了某处角落。    或者更遭……    会不会整个地球只剩她和小羽毛活着了?    杂七杂八的可怕思想充斥了姜枳的大脑,可姜枳却不能崩溃,甚至不能趴下睡一会儿。    有一个更小的孩子正在她的怀里瑟瑟发抖,她必须要坚强起来。    她不仅不能哭,还要笑着安慰小羽毛,给她讲笑话岔开小羽毛的思路,不能让孩子感到害怕。    讲到后来,连小羽毛都听出她的嗓音在颤了。    抓着姜枳的衣服问。    “姜姐姐,你是不是冷啊?”    “不冷。”    “那你为什么在抖啊?”    ……    因为好累啊。    她现在好担心池彻,她好想知道池彻怎么样了,他还好不好,他还活着吗?    她看过一个纪录片,知道一个人在没水又没食物的黑暗角落等死是有多么痛苦,她害怕经历这个过程,也怕自己死后,小羽毛也要经历一遍这样的过程。    ……    害怕不安交杂,捶的她心脏又麻又震。    她想发泄,要是不能发泄,起码给她大哭一场的权利也好。    可是都不行,为了不让小羽毛害怕,她必须振作。    她忍得好累。    小羽毛的话问的姜枳语塞,正当她在思考自己该编个什么样的谎话回小羽毛时。    头顶突然传来了石块撞击的声音。    姜枳以为是余震,下意识抱紧了小羽毛,可又仔细听了几次,发现这石块不停的在撞击,而且撞击声音越来越大,余震没有这么久。    ……    等等,再仔细听听,好像也不是石块撞击的声音。    好像是有人在把碎石搬走!    有人来救她了!    “喂!!上面有人吗!!”    她大喊。    “有!!”    几乎是立刻,上面传来了惊喜的声音。    “是姜小姐吗!姜小姐你没事是吗!我们马上就搬开了,您小心!注意点周遭的状况,小心别被碎石划伤了。”    真是的是有人来救她了。    太好了。    姜枳赶紧追问。    “大哥,你知道其他地区怎么样了吗?寺市怎么样,那里有没有遭难,严不严重!”    寺市就是池彻目前所在的城市。    “没有,姜小姐!全国上下,只有咱们孤儿院地震了,就连旁边冒菜馆都没事,切菜人家都没切到手,您和小羽毛是唯二的受灾者。”    说话的人本意是不想让姜枳担心,可莫名的,说完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这好像在特指姜小姐倒霉似的。    不过姜枳不在意,在听到全国上下只有自己倒霉后,她反而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没有挂心的人和事,姜枳的状态便缓和了很多,不像刚才那样濒临崩溃了。    甚至还能在别人救她的过程中,不停喊话安慰对方。    别着急、慢慢来、我没事。    装得那叫一个淡定和从容。    所有人都以为姜小姐处事不惊,心理素质强大,面对地震这样恐怖的灾难,不仅舍身回去救人,还能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下保持平稳心态。    太令人惊艳了。    一旁蹲守的记者们都已经想好头条标题和内容该怎么写了,打算在里面狂吹一波姜枳,将她塑造成脱离一般群众的大气上档次的女强人类型,着重描写她救人的伟大和遇事的淡定。    终于清扫完所有障碍,好心的姜小姐又出现在众人面前。    虽然她此刻坐在地上,头发凌乱,脸上还有灰尘,但表情和记者们要的一样。    从容不迫、温婉大气。    大家刚将镜头对准她的脸,准备拍照。    就看到一个男人冲了上去,开口就问。    “枳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哦池先生。    没事,拍下这一幕也可以,男方的焦急更衬托出女方的淡定。    哪知刚刚还坚强又从容的姜枳,在看到池彻后,先是一愣,随即眼尾就红了。    “我感觉不太好。”    什么淡定从容,什么坚强,那都是装得。    看到池彻后,她的所有委屈和后怕都上来了。    想倾诉,想抽鼻子。    想将刚才被困在地下的一切害怕都告诉池彻,让他抱紧自己安慰自己。    可因为想说的内容太多,刚刚心情大起大落,有太多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姜枳反而吱呜了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就是一遍遍喊“池彻、池彻”。    从来没见过姜枳的这副模样,池彻心中一阵绞痛。    他连忙将姜枳抱紧怀中,感受着她的哽咽,一下下抚着她的背。    低声道。    “我在呢,慢慢说,我们有的是时间,别着急。”    作者有话要说: 大肥章!夸我!

写私信

评论一下你我本无缘幸好你有钱